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426|回覆: 0

{轉} 黑暗鬼校

[複製連結]
發表於 2-8-2011 13: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是一名師範大學畢業的學生。

一日,經過一面老牆。上面粘貼著招人啟示:高中教師,高薪。如安全教滿十天。即付10萬。聯系電話:########.聯系人:王校長。明南高中。

當下心想。這種事情都我碰上了。10萬,鬼才信。轉身就走。忽然,聽到背後二個女生議論。

一個說:哎呀,這就是傳說中的明南高中。聽說那裡鬧鬼,很凶的。

一個說:真的有那麼高的薪水嗎?

一個回答:有,據說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個再問:只是什麼?

那一個回答:只是,據說,只有一個女老師拿到了那10萬。那個女老師是個瞎子。聽說,很多人失蹤了。有幾個跑出來的人都被嚇成了神經,只會說:鬼,鬼,不要過來……於是,這就傳開了。這麼幾年,都沒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個尖叫道:哎呀,別說了,別說了。

我從小就被人誇膽大。聽到這樣的事情,加上豐厚的獎金。不由地躍躍欲試。

我對面坐著那位王校長。看起來有四十多歲了。一個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讓人有種馬上拔腿想逃的陰森。

他說:關於我們學校的事情你都聽說了嗎?

我回答:聽說了。那麼,真有鬼嗎?

他忽然笑了。看起來陰陰的。說道:你可以去問問那位唯一拿到獎金的老師。她叫伏清。這是她的地址。還有,如果,你真的准備來上課的話。明天下午三點再來這裡。 眼前是一個安詳的女子。清秀且蒼白。

只是,她是個瞎子。我不由地嘆息。

問道:真的有鬼嗎?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為我看不見。看不見的事情我不會枉下斷語。只是……

她輕輕的皺了皺眉頭,欲言又止。

只是,我勸你還是不要去的好。因為,我感覺到了很多的……

她的臉上忽然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忽然將話剎住。沒有再說下去。

我回過頭去。看到了王校長。他向我點點頭。坐了下來。

他說:我來看看伏老師。

伏清的眼睛這時忽然睜大,我看見了她向我搖著頭。一個勁的搖著頭。我知道她勸我不要去。但是,這樣讓人好奇的事情,我怎麼可以止步不前?

臨走之前,我再回過頭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頭。像是很難過的樣子。

下午三點,我站在了王校長的辦公室。

他向我宣讀老師的規則:每天下午七點到凌晨二點上課。只要在這段時間裡在教室裡。其他的,隨我自己安排。

在這段鬼時間裡上課。嚇都會嚇死。還不定是給人上課呢。想到這裡,我忽然打了個冷戰。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頭。

跟我一起應試的還有五個人。我們一行六個人被帶進了校園。

大大的校園一片荒蕪的景像,一點都沒有生機。

我們走進各自的教室。

這時已經七點鐘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來。教室中只開著一盞昏黃的燈。學生們靜靜的在下面看書。不懂的互相的詢問著。我這才明白沒有老師他們是怎麼學習的。

十分的滿意,我開始點名。

張若水。

到……一個臉色慘白的少年緩緩站了起來。低著頭。

他是這個班的班長。

秋芳。

到。一個美麗的女孩站了起來。這班同學中我就覺得她最正常了。

一個個的同學站起來應到。

到了最後一個。

王劍。

沒有人回答我。四下一片安靜,然後,秋芳站了起來。

說道:老師,王劍他可能沒有來。

我開始上課。這一晚上課時間過的非常的快。馬上,就到了下課的時間。

凌晨二點。

學生們默默的收拾好書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心中疑雲密布。這麼晚了。他們回哪呢?

我跟在他們的後面。看見他們走進校園北面的一座寢室一樣的大樓。我還想再跟上去。被一個人攔住了。

張若水。他低著頭。我只看見他慘白的臉頰。

他慢慢的說:老師,在這裡,好奇心不要太強……

等我回過神來,他已經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這個學校,處處透露著詭異,恐怖壓抑著我。

好像一團亂麻。

我回到了教師休息室。這裡有著一套套很周全的設施。我洗過澡後,躺在床上。沒有關燈。便慢慢的陷入夢鄉。

在夢境之中,恍惚有著一個很重的東西壓著我。不能夠呼吸。又睜不開雙眼。

我使勁的用力掙扎著。

最後,猛地醒過來。四周的燈不知道什麼時候關上了。到處一片黑暗。

我靜靜的坐在床上。忽然,好像有一樣東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樣冰涼的僵硬的東西。像是,死人的手。馬上又縮了回去。

心髒劇烈的跳動著。然後,久久的都沒有動靜。我又慢慢的睡了過去。

次日起來。已是中午了。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幾位老師。

我數了一數。除我之外,只有四個。

我清楚的記得,進來的時候,是有著六位老師的。

其他的老師也發現了這點。臉色馬上都變的煞白。這時,王校長走了進來。他像是知道我們的心思一樣的。

陰陰的說道:忘了告訴你們。這裡每次進來的老師,都只能夠出去一個。其他的,都會失蹤。你們,好自為知吧。

三個月。漫長的三個月。都會呆在這個鬼地方。而且,還會面臨著失蹤。

那四個老師面面相視。最後,不約而同的向校門方向跑去。

我沒有跑。站在樓上看著他們。看見他們沒有打開校門。驚恐絕望的在門邊敲打著。

這個恐怖的校園,已經成了一個牢籠。囚徒就是我們。

本是正午大太陽的天氣。忽然,烏雲密步。天又黑暗了下來。我慢慢的坐在沙發上等著。四下又是一片黑暗。

這個學校,仿佛和黑暗有著很深的關系,自始到終都在黑暗中間。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10-12-2016 03:26 , Processed in 0.06942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