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152|回覆: 0

[開示分享] 索達吉堪布︰如何面對絕症

[複製連結]
發表於 4-12-2014 09: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家共同思考:萬一自己得了絕症,該如何面對?


今天我們大家就共同思索一下: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可能有些是很快,有些不是很快,但是遲早都會離開這個世界,我們每一個人應該想一想,自己在這方面做好準備沒有?尤其是所謂的癌症,這個病非常可怕。好多人一聽到自己得了癌症的時候,都覺得沒有希望了,有些人當下昏厥而死亡;有些人雖然沒有昏厥而死,但是非常地害怕。所以,今天我想用一個佛教徒的理解,來跟大家交流這個問題:萬一發現自己確實得了癌症,最後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你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


大概是8年前我認識的一個人,他從來不敢去醫院檢查,因為害怕被檢查出癌症。他說:我特別害怕到西醫的醫院裡面去檢查,一檢查,我認為自己可能得了癌症,一旦得癌症,我怕死了。這是什麼樣的心態呢?我們大家也知道,現在所謂的癌症、愛滋病這些病確實已經成為了世界的殺手,尤其是癌症如今已成為第一殺手。據一些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每一年世界上有800萬人因癌症而死亡,中國在2012年一年當中因癌症死亡的人數是多少呢?270萬人!每一分鐘就有6個人因癌症死亡。也就是說現在已死亡的人中,基本上五分之一是因癌症而死亡的。這些統計資料,讓人很害怕。


我們死的時候,很有可能是因癌症而死的。很多人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死亡的因到底是什麼,好像都覺得自己不會死,一旦得到患癌症的消息,就特別失望。我認識的一些出家人和在家人也不少是因癌症而死的,藏族人當中也有,漢族人當中也有,年輕當中也有,老年人當中也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自己想過沒有:如果我得了這種絕症,我到底有什麼樣的方法來面對它?如果我們沒有受到這方面的培訓的話,確實是非常困難。


癌症的發現歷史和致病因緣


所謂的癌症,有些人認為是最近這幾年當中新發現的一種疾病,但是從歷史上看,它並不是新發現的。在中醫的一些傳統文獻當中,比如漢武帝時期的有些文獻當中就有人得胃癌的記載。後來到宋朝、清朝的時候,人們對它的病因和各方面造作的因緣有了進一步的發現和認識。


現在有很多致癌的因緣,一是作息顛倒。本來應白天很好地工作,晚上很好地休息,但是如果你白天偶爾睡一下,晚上一直加班、熬夜,這也是致癌的一種因。


還有一種就是飲食沒有規律。本來應該有規律地一日三餐,但現在的年輕人,飲食根本就沒有規律。我們藏地因胃癌、食道癌而死的人特別特別多,他們主要是飲食上的不當。我經常非常擔心,有些少數民族的人,食用食物的時候沒有搞好衛生,手都不洗就吃糌粑;還有吃了晚飯以後,應該隔兩三個小時以後才入眠,但是有些人,尤其在我們藏地有些不太好的習慣,6點左右的時候吃一個不是真正的晚飯,到9點鐘接近10點鐘的時候,再吃正式的晚飯。我也經常跟他們講這其實是很不好的一種習慣,因為如果吃完了就睡就沒辦法消化。雖然我不是學醫的,但是喜歡看藏醫和中醫方面的一些內容。因此我們需要觀察這方面的原因。


此外,按照西醫的觀點,我們現在很多的食物當中含有添加的激素和防腐劑,這些也是致癌的因。


真正發現癌症的歷史,西醫相比中醫、藏醫並不長遠,離現在差不多400多年,最初大概在1570年,西方國家的西醫解剖學開始發現癌症。藏醫當中的《月王藥診》,是藏族在第八世紀出現於世的一部非常出名的藏醫藥著作,其中就講述了人的解剖學。前一段時間,我去了藏、西、中醫相結合的一個青海的紅十字醫院,在這裡有很多很多藏地以前的關於解剖學以及古老原始的醫學典故和理論知識,看了以後覺得藏醫確實具有悠久的歷史。按照藏醫的觀點,其實所謂的癌症早已被發現。


在大概西元前400年,西醫的前身——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先生,在他的一些醫學著作當中,也提出了所謂的癌症,癌症是最具危險性的疾病,腫瘤分為良性的疾病腫瘤和危險性的疾病腫瘤,癌症屬於危險性的腫瘤。因此我們回顧歷史可以知道,癌症並不是最近發現的特別難以治療的一種病,而是一種歷史性的疾病。


如今社會得癌症的人越來越多,5個死亡的人當中,就有1個很有可能是因癌症而死的。在我們身邊和醫院裡,得癌症的人那麼多,如果我們自己去醫院檢查,被告知得了癌症的時候,我們會怎麼想?雖然這個話不是很吉祥,但每一個人還是需要對不吉祥的事有所準備。


面對絕症時調整好心態很重要


我們首先要知道,這種疾病一旦在自己的身上,或者是身邊人的身上發現的時候,我們有一個非常好的心態,這個很重要。


對於這種病,西醫有西醫的治療方式,比如開刀、化療。所謂的化療就是化學物進入身體裡面,把惡性腫瘤進行摧毀,殺死病毒,這是化學的治療方法。西醫還有放療的方法,就是放射一些光,照射到疾病的腫瘤之處,進一步消化。但是西醫的治療方法,對大多數人來講,效果也是一般。但是很多人遇到這種病的時候,在醫院裡面不得不接受這種治療。甚至有些醫院特別黑暗,本來明明知道病人根本沒有希望,但是還是不斷地對他進行化療。這幾年,有很多很多這方面的不好的實例,我們也沒有必要在這裡一一記錄。這個時代很多人對生命並不很重視,而對錢財特別重視,這也是相當可怕的。當然西醫有些地方效果也是很好的,進行治療之後,極少數人通過吃藥、看病、化療……病情一直是穩定的;也有許多特別好的醫生關心病人,這樣的人自古以來也是相當多的。我們判斷任何一件事情的時候,要一分為二地去分析和對待。


對於中醫來說,通過調整飲食、心態,跟中藥的五行、陰陽等相調和的方法進行治療,尤其是現在所謂的原始點等等。我遇到過很多原始點的醫生,他們說癌症一點都不可怕,應該有辦法,就按一按、揉一揉等等,不過確實對有些特別嚴重的病也有一定的效果。


還有一種就是我們確實不得不承認的佛教的一些調心方法,這是一種心理科學。到目前為止,在西方國家的有些醫院和學校裡,一直在嘗試著心理科學的治療。但在東方國家,不管是俄羅斯、中國,還是在別的一些國家,並沒有把它當作一種特別好的科學。除了極少數的一些醫院和學校以外,並沒有開展起來。我覺得這一點相當可惜。我們以後不但要通過觀察身體的神經、脈絡、氣脈明點來對治各種疾病,更重要的是要進行心態的治療。


我以前也講過,有兩個人去醫院,一個人得感冒,一個人得癌症。醫生把這兩個結果混淆了,然後得癌症的人得到感冒的檢查結果,得感冒的人得到得癌症的檢查結果。結果得感冒的人恐懼而死;得癌症的人覺得自己沒有什麼事,感冒的話吃一吃藥就好了,後來,他的癌症竟然好了。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所以心態非常關鍵。


以前歷史上的很多學者也說過,作為一個成功的醫生,既要治療身體,更要治療心態,不會治療心態的醫生,是一個非常失敗的醫生。這種心態的調整、心理的作用也是相當重要的。以前有一個老年人去醫院看病,醫生發現她到了癌症晚期,確實沒有辦法了,就跟她說,你現在回去就好了,不需要住院。這個老太太認為自己沒有什麼病,就非常高興地出院回去了。結果兩年之後,她不但沒有死,而且身體非常好。那些醫生也很驚訝,問明原因以後,知道是她的心態起了作用。


萬一我們得了這種疾病,我們是完全依靠醫生來救我們,還是依靠自己的一種心態?結果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不管你怎麼樣調整心態,以及身體做各方面的治療,可能都沒有希望;還有一種可能,如果我們心態很好的話,很有可能這種病慢慢就不會對自己有害。我認識的很多出家人和在家居士,有在10年前、5年前或者3年前發現得了癌症的,當時他們有些人自己都可能覺得沒有希望了,他們一心一意地念佛,一心一意地求解脫,後來卻完全好了。而且這種現象不是一個兩個。


因此,我雖然不敢承認佛教決定是有治癌的方法,但是跟其他的治療方法比較起來,大乘佛法確實有一定的差別。按照佛法,對這種病一般有幾種方法。麥彭仁波切有一個痛苦轉為道用的竅訣;麥彭仁波切的大弟子第三世多智欽仁波切有一個痛苦和快樂轉為道用的方法。這兩個竅訣我以前都看過,在自己的實際生活當中也用過,有非常大的幫助。它的內容並不是很多,以前我想翻譯,但是因為時間關係一直還沒有完成。


不管你有沒有信仰,都應該有一種方便方法,當你人生當中遇到了最大的困難的時候,知道怎麼樣去面對。以前英國首相邱吉爾也說過:一個人在人生當中遇到最大的困難的時候,如果我們能戰勝困難,這是一種勝利;如果困難戰勝了我們,這是我們的一種恥辱。修行人也是這樣,有些修行人在生活當中遇到痛苦的時候,他完全是利用修法來解決。有些人即使沒有遇到困難,生活很平淡,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走下去,中間因遇到種種的違緣和困難而退失道心,這種現象也相當多。


佛教中六種對治絕症的修法


我們如果得了絕症,有幾種方法:


第一種,一心一意地皈依、祈禱。如果我得了這種病,那我就想無始以來在輪回當中,生生世世遇到過各種各樣的病魔、違緣、障礙等等,除了三寶以外,我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依處,祈禱上師三寶給予我加持和保護。如果對於自己和他人有利的話,讓我病也是可以的,讓我死也是可以的。除三寶以外沒有任何的依怙之處。這是一個特別好的方法。


第二種,修慈悲心。怎麼樣修慈悲心呢?在心裡特別絕望、痛苦的時候,想到其實我這樣的痛苦,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的眾生也會得到。比如說我今天得了特別不好的疾病,如肺結核、肝癌或者肝包蟲等各種特別可怕的疾病,這個時候,就想除了我以外,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像我這樣的眾生。有些人在自己沒有生病之前,根本不知道病人的痛苦,一旦生病了之後才知道。


《入菩薩行論》也講過,所謂的苦害實際上有很多的功德:第一個,讓我們對輪回產生厭離心。平時生活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人對生活當中的痛苦是不會發現的,當真正在感情上、身體上或者心理上受到極大刺激和折磨的時候,才完全明白這個世界上還有像自己這樣特別絕望的人。


我遇到過一個腳特別不好的人,在醫院裡治好以後,每次看到腳不好的跛子,他就深有體會,覺得是最大的痛苦。有些人可能自己先天性地眼睛不好、耳朵不好,或者肺不好、肝不好,就經常有一種痛苦和恐懼感。這種痛苦引發什麼呢?引發對其他人的理解、對其他心態的瞭解和苦的感受,這也是生起出離心的一個因。


第二個,就是遣除傲慢。本來你這個人特別傲慢,目中無人,但得了這種病,受到一些生活上的痛苦、違緣之後,你的心就特別調柔,不會傲慢的。


第三個,是對其他眾生生起悲湣之心。自己如果沒有感受任何痛苦,可能對身邊的人從來不會有所感覺,一旦有了痛苦和疾病之後會理解別人。


我們真正得了這種疾病之後,自己一定要觀大悲心。這是我講的第二個修法。


第三種,懺悔。當你真正得了這種疾病的時候,心裡想:也許這個病是讓我離開這個世界的唯一的因,也許我還有希望,但不管怎麼樣,這是我前世的一種業。


其實現在的中醫和西醫,對真正的病因並沒有了知到,它們有些說是一種遺傳,有些說是外在的一些精神等等,有各種各樣的判斷方法。但實際上根本的因,按照我們藏醫和佛教來講,即生當中實在沒辦法改變的這種絕症,與前世的因密不可分,“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也就是佛教當中佛陀講的一種因緣。今天不管你快樂也好、痛苦也好,其實有它的因和緣,這種直接的因跟我們前世有密切的關係。我們也並不是說百分之百都是前世的業力,與今生的因緣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我們現在醫學界、科學家都是根本沒辦法確認病因,很多因緣跟他的前世造惡業和造善業有一定的關係。


所以我們得了這種疾病的時候,一定要有一種懺悔心:我即生當中這樣痛苦的來源,應該是前世當中殺害眾生……我現在在上師三寶面前一心一意地好好懺悔。如果我要死的話,在死之前我把所有的罪業好好地在自己心裡面進行懺悔。按照《毗奈耶經》當中講的,臨死之前如果懺悔,以猛烈的心的力量和三寶的加持,一定會懺淨一切罪障。有些人懺悔、懺悔、懺悔……最後這個病就不治而愈了,這種情況也相當多。


第四種,自他交換。前輩的很多大德也是這樣修的。第二種方法光是觀一個慈悲心,而自他交換的修法是:如果得了這個病,便想在世界上有無數的眾生也像我這樣痛苦,這次的疾病對我來講是一種機緣,讓所有眾生的疾病和痛苦由我來承受,我所有的快樂和所有的福德、財富都賜給他們。當我們一心一意這樣觀修的話,很有可能在很快的時間當中會好的。


這不是傳說,以前在網上看到,國外有一個叫梭巴仁波切,他有一個中國弟子得了絕症,特別傷心地向上師求助。經他介紹,印度的朗塔仁波切對其講了一個自他交換的菩提心修法。他有時偶爾修一下,後來到醫院去檢查的時候,這個病根本沒有了。上師問他是不是修了很長時間,他說我每天大概修4分鐘左右。就4分鐘左右!我所瞭解的一些漢藏道友也是這樣,有些人確實發現患了絕症,就用這種自他交換的修法:最後不管自己死也好、活也好,我現在的這個色身當中所有的快樂和擁有都給他,世界上的所有痛苦由我來承受。當然這種心態是有一定境界的人才可能做到,沒有的話,可能有一定的害怕,不一定能做得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


第五種,改變理念。原來我們認為死亡是很恐怖的,疾病是很恐怖的,對於癌症,如果我們以前沒有訓練過,大家都很害怕。但是在藏傳佛教的有些竅訣當中講,自己最害怕、最痛苦的事情,你不要把它當作是最可怕的東西。


在我們學生時代的很多電影當中,日本是中國的敵人。然後每次玩耍中都是一個孩子扮成日本人,另一個扮成中國人,對日本人就是擋、殺、打……每天都是這樣去修煉。我們修行人也是這樣。我最可怕的是什麼呢?就是死亡!就是得絕症!那麼在平時生活當中,在還沒有死、還沒有任何疾病的時候,自己要默默地想:一旦我得了這種病,我要怎麼樣?一旦我死亡的時候,我要怎樣面對?自己在修行過程當中,反反復複地這樣去訓練。就像一個士兵,在還沒有上戰場之前的訓練過程中,各種動作、各種應付敵人的方法都瞭若指掌,一旦真正遇到敵人的時候,自己所有以前訓練的動作和技巧都可以用上,那時跟從來沒有訓練過的人是完全不相同的。


所以人的身體要訓練,人的心理更要訓練。我們轉變理念,是非常非常地重要。我們現在大家都在修行,其實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並沒有把死亡看成是特別大的事情。我們藏地的一些七八十歲的老年人,他們對死亡一點都不害怕,就自己覺得我一輩子修行,當我離開的時候,只是換一個站而已,我原來是在這裡,下一次就到那裡。但沒有任何信仰、沒有任何修煉的人,死的時候,不管是什麼人,領導也好,科學家也好,文學家也好……誰都特別害怕。這並不是他不能面對,但他沒有這個機緣,沒有這種訓練的機會。


《西藏生死書》中寫到,敦珠法王在1976年遇到一個病人,她特別地傷心絕望,“我要死了,很快的時間當中要死了。”敦珠仁波切給她說:不但是你要死亡,我也在等死,只不過遲早而已,我也等死,我也已經判了死刑。這句話說得很對,我們在座的人都是已經判了死刑的。到底什麼時候對我們真正執行死刑,有些人可能是20年以後,有些是2年,有些是3年,有些可能是10年、8年……現在我們在座的可能很多是20歲以上,如果活100歲的話,在80年之內我們100%會死亡的。實際上我們都在等死。


這樣改變觀念之後,就覺得其實並不僅僅是我,所有的人都會這樣。按現在的統計,5個死亡的人當中很有可能就有1個是得癌症死的,我們肯定是會死的,得癌症並不是很不幸的,只不過現在以這種病而死的人多一點,很多人都是因此而死亡。因此,我們作為修行人,對疾病和死亡,應該遲早都有一些心理準備。為什麼現在有些佛教徒死的時候,特別安詳、快樂?而一些科學家和世間的智者,對人類社會很有貢獻的這些人,死的時候反而是特別傷心、絕望、痛苦、大聲嚎叫……?這也有一定的關係。


第六種,念佛。念佛也是相當地重要!你如果真的得了這種病,其他的一些大量的善法、理論的研究,都不一定要做。以前有些道友發現得了癌症的時候,我跟他們經常講,一個是念完40萬遍金剛薩埵心咒,然後多念阿彌陀佛的心咒或者名號。後來,這些人有的確實好了。這種實例相當多。


東林寺的大安法師也說過,有一個人在10年前得了癌症,他是信佛教的,就開始念佛。念佛以後好像在他的顯現當中見到阿彌陀佛對他進行加持,後來這個病就好了。10年之後,他去那個寺廟打禪七的時候,發現他還健在,非常奇妙的。所以,這並不是傳說,不是一種神話故事,在佛教歷史當中,這種現象確實是相當多的。


通過念佛,有可能病情完全變好,不會擴散,不會轉移,以這種非常奇妙的方式,讓他的心態一經調整之後,可能馬上獲得這種解脫;即使沒有很快恢復,也是在安詳的狀態中離開的。我剛才所講到的醫學家希波克拉底,在他的西元前400多年的醫學書裡面也說,所謂的癌症,是一種危險性的疾病,調整的方法是避免治療、自然恢復。也就是說,它通過一種方法來調整心態之後才會自然而然地恢復。


觀修無常,提前做好對疾病和死亡的準備


我今天跟大家溝通的主要目的是什麼呢?我們很多人,修行人也好、非修行人也好,很有可能遲早都會得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得到不好的消息的時候,你們每個人心中有沒有做好準備?以前我們藏地有一個上師,在他的傳承弟子當中,很多人提前對面對死亡有一定的修行和境界,不管是哪一個人得到死亡的消息,都用微笑來面對,並沒有特別地痛苦和煩惱。所以,我希望大家應該好好地修死亡無常。


修死亡無常的時候,按照藏傳佛教的有些竅訣,首先你最好在一些寂靜的地方——在寂靜的山谷、寂靜的房子裡面——一心一意地觀修,這很重要。觀修的方法是什麼呢?就是自己真正已經得了絕症,比如說你平時提都不敢提的病。剛才我不是講了嗎?有一個人連去醫院檢查都不敢!其實按照健康學的角度來講,檢查很有必要。我自己雖然也是經常忙著,或者這個藉口、那個藉口,但是我對別人經常說每年最好做個全身檢查,如果早一點發現自己身上的病,也是很重要的。


其實佛陀在《維摩詰經》當中也講了:此身不離病,此病不離身。意思就是我們人只要有了這個身體,肯定會有病的。我們一旦發現有病的時候,特別痛苦、害怕,如果你早一點已經明白,我這個肉體實際上是很容易得疾病的這個道理,你就會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現象。這樣你在寂靜的地方已經有了一定的修行,一旦發現有病的時候,就不會產生恐懼。現在醫學和藏傳佛教都說,我們的心態對身體的整個正常運行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如果我們心態非常狂亂、恐怖的話,那麼這個身體的風、脈、明點都會整體性擾亂,原來的疾病會更加嚴重;如果我們的心態很平靜,很坦然,雖然身體上有一些疾病,但是通過心態的調整,慢慢會好的。


所以有一定臨床經驗的醫生,對病人說都不會說的,本來你檢查結果很不妙,他會說:不錯、不錯,你現在慢慢調養,我跟你的家人溝通,可能回去吃中藥好一點。所以,如果西醫說回去吃中藥,你們要注意(上師笑……)。我們藏地也是,很多醫生騙癌症病人說:沒事,大的方面沒有什麼,回去吃藏藥就可以了。比較聰明的病人很害怕:回去吃藏藥的話,是不是我已經真的得了什麼病?很害怕!


但不管怎麼樣,如果我們的心態有一定的這種訓練,確實會有好處。只不過,我們現在確實要注意的是,實際上蓮花生大士早就說過,越到末法時代的時候,一些怪病、各種各樣的疾病蔓延得非常快。像所謂的愛滋病、癌症……這些大多數是我們所謂的眾生的業力病,因為時代太不好了,而且現在的很多化學物、很多疾病的病菌來到人體上是特別特別多的。


生活規律、多素食,可增強防癌免疫力


美國有一個專家,他說現在很多人得癌症的主要原因是吃魚,因為魚身體的裡裡外外有很多很多的癌細胞。我們這裡的佛教徒可能稍微好一點,但是南方人就吃魚特別特別多,現在北方也多。美國專家說,你吃的魚越來越多的話,魚身上有很多癌細胞就進入人體。人本身是很健康的,但是現在醫學發現,很多動物都得癌症了,我們吃肉的時候,動物身上的癌細胞就直接進入人體。所以如果吃素的話,就成了鹼性的身體,防癌的免疫能力特別強。吃肉的人的身體是酸性結構,防癌的能力特別特別弱,再加上動物身上的這些病,自然而然就自己得到。所以你們想一想,為什麼中國一年有270萬人死於癌症?


汶川地震、玉樹地震、雅安地震,我們覺得很害怕,其實在這些地震當中,可能死亡的人有10萬左右、6萬左右、2萬左右,給我們人類帶來的並不是最毀滅性的恐懼。但像愛滋病、癌症……這些絕症每一年當中殺害多少人?可是人們還覺得這是一種正常現象。每年當中有270萬人死於癌症,我想醫學界,包括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些資料並不是騙人的,是通過很嚴格的統計來告訴世人的。因此我們作為一個修行人也好,作為一個世間人也好,每一個人都要關心這件事情。


首先最好應該在飲食上、在平時的生活調整上面有規律,同時儘量少吃、不吃肉食。可能你覺得肉很好吃,但按佛教自宗因果觀來講,我今天吃眾生的肉,明天就會以疾病的方式反應到自己身上,自己也會因疾病而死亡。有這個可能。即使你不相信這樣的道理,你也要想想如果得到這種疾病的話,你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


實際修持,增強心力


我們佛教當中,要求先在寂靜的地方修行,如果不是寂靜的地方,你剛開始修,很難進入這種境界。你在寂靜的地方修了一段時間,自己有了一定強大的力量的時候,在人群當中也可以修。如果沒有修行,光是口頭上說是不行的。我雖然口頭上講病轉為道用、痛苦轉為道用,但如果自己沒有修的話,到最後死的時候可能很可笑。


我們每一個人先從理論上瞭解,然後在實際行動當中修持,修的時候也是次第次第地修,到最後真的自己心裡面想:本來就是無常的,我的人身跟疾病也是,病不離身,身不離病。這是《維摩詰經》當中講的。這種應用我們完全明達的時候,也許面對疾病和痛苦,我們的心力會更加堅強。如果我們心力堅強,那我們面對問題就更有力量了。所以,大家在平時的生活當中,要不要想一想呀?


現在世間的很多人,每天都忙著掙錢、忙著競爭、忙著打扮、講一些所謂的品牌文化等等,這些在短暫的人生面前,感覺像彩虹一樣非常美麗,但實際上你真正去尋找的時候,不但得不到它的結果,反而非常痛苦。更重要的是,在我們人生當中確實會遇到的有些問題,自己心裡應該要有所準備,這樣的話,你也許會成為英雄和智者。


我今天跟大家就講這麼幾個道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5-12-2016 04:39 , Processed in 0.09265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