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174|回覆: 1

我想要神聖之光

[複製連結]
發表於 11-5-2014 00: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葛印卡老師的軼事


我想要神聖之光

第一次參加內觀課程時,我幾乎逃跑。

課程的前幾天用於發展專注力。我發現老師的最初幾個指示很容易了解遵從:我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鼻孔部位,覺知呼吸或任何在那裡發生的事。這個我能做得不錯。但是我們總是對其他人感到好奇,所以我不禁想問其他參加課程的人他們打坐的經驗。其中一個人告訴我:「當我閉著眼睛坐在關房裡,我看到光。」

「光?那太棒了!」在印度,人們普遍認為看到「神聖之光」是禪修的最高目標。我覺得那很了不起,而且對自己沒有看到光感到很失望。

另一個學員告訴我:「我在打坐時聽到聲音,像海洋般的聲音。」「那必定是神聖之聲!」我在書上讀過,因此知道許多聖人都有這個經驗。我不禁問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沒有這種經驗。沒錯,我可以讓自己的心專注在呼吸上而且對鼻孔區域有明顯的感覺,但是那有什麼好處?我想要經驗神聖之光、神聖之聲。

我灰心沮喪,相信自己在這個課程中無法成功。畢竟,富人想進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而我,一個有錢的工業家,正在這裡尋找進天堂的路!難怪其他的學員比我成功,我想。他們是平靜的人,沒有商人扭曲奸巧的心。他們不像我,陷在賺錢的瘋狂遊戲中。

那天傍晚,我下定決心要放棄課程回家。每天下午五點,有車會從家裏帶來乾淨的衣服和其他必需品。我知道老師不會同意我離開,所以我決定當晚偷偷搭車溜走。

我回房開始整理行李。很幸運地,有位朋友來看我。她是一位緬甸女士,已經練習內觀一段時間。她對於我決定離開感到驚訝。我向她解釋,儘管努力了兩天,我仍然無法經驗到神聖的光或聲音。

「老師有要求你去經驗它們嗎?」

「沒有,他的指示只是去觀察鼻孔進出口處的呼吸。」

「那你能夠做到嗎?」

「可以,但是…」

「那你為何沮喪呢?忘了那些事吧。再多試一天就好,而且只把重點放在鼻孔區域實際經驗到的感受上。」

她的話既讓我羞愧又感到激勵,我回到自己的關房。這次我決心遵從老師的指示,其他什麼都不管。很快地我的心變得專注,而當我坐在關房黑暗中,明亮像星星一樣的光出現在我面前。「喔,不!」我想,「我對那個沒興趣。我的工作只是單純觀察呼吸而已。」我不理它,不久它便消失了。幾分鐘後我開始聽到聲音。我告訴自己,「這些不在我的專注範圍內,不論如何我都不該追隨它。」我繼續堅定地觀察呼吸,而聲音最後也消失了。我完全遵照朋友的建議和老師的指示練習。我多麼感激自己這麼做了!影像和聲音,不論「神聖」與否,都會來來去去。課程結束我找到了無論經驗到什麼都能保持一顆平衡的心、安詳的心,所產生的快樂。

如何走路,如何進食

有一次在緬甸烏巴慶老師帶的一個月課程中,我經驗到一次很深層的消融,整個身體似乎分解成一團不停生滅的振動。如果我剛好看著某個人,我只看到那人的輪廓,內部則是閃光或振動。

課程中有一天,老師對我說:「來,葛印卡,我教你怎麼走路。」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用四肢在地上爬的嬰兒,我是個成年男人!老師向我解釋:「像你平常一樣地走路,不快也不慢。當你走路時,覺知身體的每個動作,也要覺知你內在發生的事。」我曾在十日課程中做過這個練習,不過這次不同。我試了,發現走路時,我能夠經驗到振動的流動,一種內在微細的實相。表面上我能夠覺知自己在走路,但在更深的層次,我覺知到自己內部無止息的變化 ─ 它不是堅實的身體,而是一團移動的微粒。

「過來,」老師說,「我教你如何進食。」這時我已明白,雖然我不是需要餵食的嬰兒,但有些事情是我需要學習的。我們到了餐廳,一托盤的食物擺在我面前,每道菜整齊地放在不同盤子上。「把每種食物都弄成一小塊一小塊,放在碗裡,」老師說。「現在,把它們攪在一起,固體或液體,甜或酸,全部混在一起。」這是出家人吃東西的方式。我照著他說的做,在碗裡把所有食物混合在一起。「現在,保持在深層的消融中,」老師說,「把眼睛閉上然後繼續進行。用手指取一點食物,然後覺察感受。」我照著做,當我碰到食物時,指尖感覺到強烈的振動。「移動手到嘴巴,覺察著感受…」我做了,也感覺到強烈的振動。「將食物放到口中然後感覺感受。」我做了,感覺在嘴唇、舌頭和牙齦的振動。「咀嚼食物並吞嚥,覺察著感受。」我做了,感覺到從嘴巴到喉嚨的振動。食物的滋味變得不重要,反而是我對它的感覺,只是進入我身體振動的振動而已。

用這個特別的內觀方式吃完飯後,我被要求去休息。我躺在床上,有好一段時間持續感受到腸胃明顯的蠕動和振動。

那個課程之後,我對食物的所有偏好都消失了。過去我很喜歡某些辛辣的印度菜,現在有什麼就吃什麼,但是如果有選擇的話,我的手會自動伸向比較簡單的菜餚。我確實學會了如何進食:不是滿足渴望,而是提供這個身體需要的養分,好讓它繼續它的任務。

感謝老師,感謝法

轉而相信法

我有一位住在仰光的穆斯林 (Muslim, 回教徒) 商人朋友,多年深受失眠困擾。什麼都幫不了他,他的存在是個不曾減輕的苦難。當他聽到內觀如何讓我的生活變得更好,便來詢問我這個技巧。我仔細解釋給他聽,而他也很渴望參加課程。但是,他想先參觀內觀中心並見見我的老師。

一天傍晚,我帶這個人去中心,把他介紹給老師。當地平靜的氣氛以及老師和藹的態度對他造成強烈的衝擊。他說自己想參加下一個課程。我們向老師告別,回家前,我提議帶他參觀中心。我們四處走動時,我發現他突然失去所有的熱情和興趣。對於他態度的迅速改變,我感到很驚訝,於是問他有什麼不對。

他有點猶豫地告訴我,我們走著時,他正好窺見一個開放的門徑後是一個神龕,裡面有一尊佛像,有人跪在前面。「在我的信仰中,所有的雕像都是被禁止的,」我的朋友說,「我們不能禮拜除了神之外的任何人。如果我參加課程,我就必須向這個偶像以及你的老師禮拜。因此,我不可能參加了。」

我不和他爭論,只跟他說:「我們去找老師,告訴他這個問題。」我朋友不情願地去了,把他的問題重述給老師聽。

老師說:「這裡是佛教國家,我們擺設佛像只是為了鼓舞傳統佛教徒好好禪修。沒有人會要求或期望你禮拜它,更不要說禮拜我了。如果你覺得不舒服,你在這裡的期間我可以遮住它,你甚至不用看到它。不要讓這個阻止你學習內觀。」

這個人接受了老師的建議,雖然不無疑慮。下個課程開始時,他參加了。十天結束前,法對他造成了深刻的改變。他從多年來不快樂的緊張中解脫出來。他心中自然地充滿感激。他去找老師,堅持要向老師禮拜,心中明白他不是向某一個人致敬,而是向真理的教導致敬。

課程後,我這個朋友並沒有開始稱自己是佛教徒。他仍然是虔誠的穆斯林,同時過著如法的生活,練習美德、專注及智慧的生活。我的老師也不曾因為這個人沒有為自己選擇一個新指標而感到失望。老師對讓人從一個宗教轉到另一個宗教沒有興趣,因為那與法無關。他唯一想看到的轉變是從痛苦轉向快樂,從無知轉向智慧,從束縛轉向解脫。就這方面來說,我的朋友無庸置疑地經歷了轉變,而老師很高興他終於瞭解並得益於法。

回報緬甸欠印度的債

我的父母在1965年左右離開緬甸,來到印度定居。我母親有神經上的毛病。我知道如果她學習內觀,病就會好,但在印度沒有人可以教她。因此,我向緬甸當局申請,讓我出國去服侍年邁生病的母親。當這個請求被准許時,我很驚喜,並對政府發給我必要的護照感到極度感激。

我的老師知道我可以自由地去印度旅行時,非常高興,因為他預期隨著我母親,我其他在印度的親朋好友也會學習內觀,如此法輪又會在那片土地上重新轉動。為了替我準備,他詳細地告訴我如何帶課程以及如何教導內觀之法。

老師是如此熱切,因為在他眼中,緬甸可以藉由我去印度教導內觀來償還「法債」。緬甸虧欠印度非常多,因為緬甸從這塊土地上獲得了佛陀教法的寶藏。

當我離開的時候到時,老師給了我溫暖的送別,以及強烈的慈悲祝福。分別時,他告訴我:「不是只有你去而已。」,「我會去 ─ 法會去。我們必須償還緬甸欠印度的債。」在極度的感動中,我踏上這趟法的朝聖之旅。1969年7月,我在孟買指導了第一次課程,法輪便因此開始轉動。當老師收到我成功地完成課程的報告時,他充滿喜悅,多年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珍寶返回印度

隨著緬甸工商業的國營化,許多印度居民失去維持生計的方式,而不得不回到他們的祖國。離開緬甸時,他們被禁止攜帶任何有價值的物品。但是為了不讓自己一生的積蓄付諸流水,許多離境的印度人會試著偷帶值錢的東西,特別是珠寶 ─ 紅寶石或其他緬甸有名的礦石。為了防止這種走私,緬甸海關官員對於離境的印度人自然更加警覺。

在仰光機場,準備離開前往印度時,我通過出境檢查、來到海關櫃台。那位官員很友善,開玩笑地問我有沒有攜帶貴重物品。「有,」我回答,「我帶了一個寶物。」官員很緊張。儘管對我友善,但他是個不怠忽職守的誠實人,因此仔細搜索了我所有的行李,卻沒有找到想找的東西。我很有趣地看著他。最後我快樂地向這個憂慮的人解釋:「我的朋友,我從這邊帶走的寶物是要用來償還緬甸欠印度的債的。它原本來自印度,而今天印度急切地需要它。我把它從這裡帶走,緬甸不會因此變得更貧窮。我帶的是 ─ 法之寶。」那個官員笑了,並說:「請帶著這個寶物前去吧。我很高興你將用它償還這個債。」而這正是我所做的,把法帶回印度,實現我老師的願望。根據在緬甸的朋友告訴我的消息,每當聽到我在這裡的成功時,那位官員總是很快樂。
 樓主| 發表於 11-5-2014 00:4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人生改變的課程

我常跟人提起嚴重的生理疾病 ─ 偏頭痛 - 是怎樣給了我去見烏巴慶老師以及參加十日內觀課程的動力。當我因它們受苦時,這些頭痛感覺起來是如此讓人討厭、如此無益。但在向老師學習法之後,我瞭解到偏頭痛其實是經過偽裝的祝福。當然,這個疾病現在已經痊癒,但這個好處只不過是老師予我的幫助中非常次要、微不足道的。相較之下貴重無數倍的,是從老師那兒得到、改變了我人生的法之寶 ─ 一個越使用越增加的寶藏。

憶念著老師的恩情,我時常回想過去,思考如果沒有接受到法,我的人生會如何。我成功的工商業生涯被緬甸政府的工商業國營計畫打斷。儘管如此,我可以利用自己多年的經驗以及全球的人脈來建立在印度的事業。這個國家有廣大的消費市場,政府政策又有利於私人企業,我很可能積聚像以前一樣多、甚至更多的財富。這是很多跟我同時離開緬甸的親友所走的路。但如果我把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放在累積金錢上,不但不是幫助自己,反而會形成更頑強的我執,以及所有隨之而來的緊張壓力。我的人生會變得比現在悲慘許多。

在緬甸,我曾在義務社會服務的工作上獲得成功;來到印度這個有很多機會為窮人服務的國家後,我本可以繼續這方面的工作,從事管理諸如學校、醫院、孤兒院、成人教育中心等公家機構的工作。但這仍存在著一個危險,也就是這種義務服務只會製造出我執以及心理壓力 ─ 永遠期待他人對自己的服務覺得感激,如果沒人讚賞就感到沮喪。如此一來,生活仍然是充滿痛苦。

在緬甸,我也曾擔任印度社群的社會、教育、商業、工業及其他方面的領導者,要不是因為我懷疑這種地位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瘋狂是否有其價值,說不定在印度我也可以設法爭取到領導人的角色。在經歷佛陀所教導以及我的正法之父慈悲地傳授給我的覺悟真理的過程,我瞭解到對領導或特殊身份地位的各種競爭,都只不過是帶來無盡苦難的瘋狂遊戲。

如果某人只是告誡我別浪費時間在這些事上,我可能會在表面上、理智上瞭解這一點,但這種了知不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然而,有了內觀的練習,我能夠非常實在、深深發自內心地瞭解這些世俗奮鬥的危險。只有在一個人達到了這種直接的覺悟後,他才能開始真誠精進地努力,從為了追求財富、身份、地位、權力而充滿競爭的生活所造成的痛苦中解脫。

當我回想尚未接觸老師之前的生活,感覺起來似乎像前世一般。從老師那兒接受到正法後,我開啟了一個遠勝於過去的新生命。這幾句法語浮上心頭:

不論今世或他世有什麼寶藏

不論人界或天界能找到什麼珍寶,

沒有一樣能與如來之寶相比

如來之寶勝過一切

這是佛寶

這是法寶

這是僧寶

所有我曾積聚的財富,無論在緬甸或印度,都只能給我世俗的享樂。所有在我學習正法之前因為服務而獲得的福德或許能讓我轉世天界,享有更大的歡樂,但所有這些人間或天界的愉悅都是短暫的,必定會消逝,當它們結束時必將引起失望和痛苦。相較於從老師那兒獲得法之寶所得到的快樂─隨著生命每一天所增長的快樂,它們實在微不足道。

這個珍寶不只是拿來裝飾用的。老師說得很清楚,純正的法是能實際運用的法。對佛陀教誨,智識上的欣賞可能在表面上淨化我的心靈,但只有透過內觀來實踐法,才能深入到心識的底層並徹底轉化。

若不是從那位偉大、聖者般的人─我的正法之父-烏巴慶老師那裡學得這個方法,我絕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真正的安詳。他不曾試著用自己的心靈能力來讓人覺得了不起,或以智力來說服別人佛陀教法的優越性。反而,他是一個依法而活的聖人,他的每一個字都承載了他自身經驗的重量。一個有著殊勝人格、實踐純正的法、充滿愛心與慈悲、將自己無私地奉獻給他人的人,這就是我的正法之父。
在這個他逝世週年紀念日,我憶起他一切非凡的特質,並以最深的敬意向他以及他所活出並當作無價的禮物贈送給我的法致敬。願我能證明自己值得他的教導。我知道離最終目標,我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但我也知道他指出的康莊大道必定會帶領我到達目的。以這份信心,我繼續走在這條道路上;而本著我對法的親身經驗,我不斷鼓勵人們也來走這條路,以脫離他們的痛苦。

願眾生分享這份安詳

願眾生分享這份快樂

願眾生分享這個正法

我無意讓人從一個宗教轉到另一個宗教;我對於這些宗教沒有任何興趣。
我的興趣在法 ─ 也就是真理,一切覺者的教導。如果有任何信仰改變,
也應該是從痛苦到快樂,從染污到純淨,從束縛到解脫,從無知到覺悟。─ 葛印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10-12-2016 01:41 , Processed in 0.07498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