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133|回覆: 0

烏巴慶 老師 (Sayagyi U Ba Khin) (1899-1971)

[複製連結]
發表於 11-5-2014 00: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烏巴慶於一八九九年三月六日出生在仰光,緬甸的首都。他有一個哥哥,家境小康,住在工人區。當時緬甸被英國統治,直到二次大戰結束才獨立。因此學習英語非常重要;事實上,流利的英語對於事業很有幫助。

烏巴慶很幸運,附近工廠的一位老人家幫助他,在八歲時進入美以美教會學校就讀。他是個資質優異的學生。有非常好的記憶力,能將英語文法書倒背如流。他每科都是第一名,因此獲得學校的獎學金。有位緬甸老師幫助他進入聖保羅高中就讀,每年在班上同樣是名列前茅。

一九一七年三月,他通過了高中畢業考試,贏得了一面金牌和大學獎學金。但是家庭壓力迫使他中斷了正式教育,開始工作賺錢。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緬甸太陽報工作。不久之後他到緬甸審計長的辦公室當審計員。當時緬甸很少人能進公家機關,因為公務員大多是英國人或印度人。一九二六年,他通過了印度地方政府的會計業務考試。一九三七年,緬甸脫離印度獨立,他成為第一位特別辦公室主任。

一九三七年一月一日,烏巴慶開始練習靜坐。有位鐵吉老師(Saya Thetgyi)的學生(鐵吉老師是一位富裕的農夫和靜坐老師)去探望烏巴慶,向他說明觀息法。當烏巴慶練習時,他體驗到了很好的專注力,讓他印象非常深刻,於是他決定去上課。他請了十天假,到鐵吉老師的靜坐中心。

烏巴慶臨時請假去學習內觀,由此可見他的決心。他對靜坐的渴望是如此強烈,嘗試了觀息法一個禮拜後,他就前往鐵吉老師在頗偉吉村(Pyawbwegyi)的靜坐中心。

頗偉吉村位於仰光的南方,隔著仰光河和綿延數哩的稻田。雖然距離城市只有八哩遠,收成之前的泥濘田野使路途似乎更遙遠;前往的人必須跋涉一片淺海般的稻田。當烏巴慶越過仰光河時正逢低潮,他雇用的舢板只能載他到法蘇村(Phyarsu),大約只到一半路程,這個小村旁是一條通往頗偉吉的支流。烏巴慶爬上河岸,雙腳陷入及膝的泥中。他徒步穿過田野,雙腳沾滿了泥巴抵達小村。

當天晚上,烏巴慶與另一位緬甸學生,雷迪大師(Ledi Sayadaw)的弟子,一起跟鐵吉老師學習觀息法(Anapana)。兩位學生進度迅速,第二天就開始學習內觀(Vipassana)。烏巴慶的第一次十日課程很順利,他繼續工作而且每次去仰光都會到老師的禪修中心與鐵吉老師會面。

烏巴慶回到工作的辦公室時,發現桌上有一個信封。他擔心這是開除他的通知,但讓他驚訝的是,這是一封升遷的通知。他被升為緬甸審計長的特別辦公室主任。

一九四一年,一件看似偶發的事件對烏巴慶的生命有很大的影響。他因公出差前往緬甸北部,偶然遇見了韋布尊者(Webu Sayadaw),韋布尊者是一位在禪修上成就非常高的比丘。韋布尊者對烏巴慶的禪修印象深刻,鼓勵他去授課。他是第一位鼓勵烏巴慶傳授靜坐的人。關於這次歷史性的會晤,以及這兩位重要人物的後續交往,在"韋布尊者與烏巴慶"一文中有所敘述:

烏巴慶與韋布尊者第一次會晤後,過了十年,烏巴慶才正式開始教導靜坐。鐵吉老師也鼓勵他教導內觀。在日本佔領緬甸時期,鐵吉老師來到仰光,住在他的一位學生,也是一位政府官員的家中。當這主人與其他學生表示希望能更常見到鐵吉老師時,鐵吉老師回答:「我就像個出診的醫生,只能在某些特定時間來看你們。但是烏巴慶就像個護士,隨時都能看你們。」

烏巴慶的公務工作又繼續做了二十六年。他在一九四八年一月四日緬甸獨立之日成為主計長。接下來二十年,他在政府擔任了各種職務,很多時間兼任兩種以上相當於部長級的職位。他曾經長達三年兼任了三個部長的職位。還有一次兼任了四個部長,為期一年。當他於一九五六年被任命當農業市場委員會主席時,緬甸政府授予他"Thray Sithu"(大善者,Thray Sithu means the person full of honorable goodwill, wholesome deed.)的封號,這是非常榮譽的頭銜。烏巴慶老師只有在過世前四年,才專門教導靜坐。其他時間他都是兼顧靜坐,政府公職,以及他的家庭責任。烏巴慶有五個女兒一個兒子。

他於一九五零年成立了主計室內觀協會,讓該部門的在家人士可以學習內觀。一九五二年,國際禪修中心(I.M.C)於仰光成立,距離著名的雪達根大佛塔(Shwedagon pagoda)兩哩。這裡有許多緬甸人與外國學生很幸運能向烏巴慶學習正法。

烏巴慶也積極參與第六次佛經結集(Sixth Council)的策畫,也就是在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六年於仰光舉行的第六次口誦佛經結集(Chatta Sangayana)。一九五零年烏巴慶也參與創辦了兩個組織,後來合併成為緬甸佛陀教法協會 (Union of Burma Buddha Sasana Council U.B.S.C.),也就是佛經大結集的主要策畫單位。烏巴慶擔任UBSC的理事,也是實修(patipatti)委員會的主席。

他也是大結集的榮譽監事,因此負責管理所有捐款收據與支出的帳目。當時的建築計畫涵蓋一百七十畝,提供居住與餐飲,有廚房,醫院,圖書館,博物館,四家旅館與行政單位。整個計畫的主要焦點是"大石窟"(Maha Pasanaguha),這個龐大的大廳可以容納大約五千位來自緬甸,斯里蘭卡,泰國,印度,柬埔寨,寮國的僧侶,一起聚集引述,修正編輯與出版三藏經典〈Tipitaka〉。僧侶分組工作,修訂巴利文準備出版,將緬甸文,斯里蘭卡文,泰文與柬埔寨文的版本,和倫敦巴利經文協會(Pali Text Society)的羅馬(Roman-script)版本相比較。

經過修正與核准的經文在大石窟中誦讀。一萬到一萬五千位在家人士前來聆聽僧侶的誦讀。為了有效管理這次活動募得的數百萬元經費,烏巴慶創造了一種收據系統,用不同顏色的紙張來記載不同額度的捐獻,從很少的捐獻到鉅額的捐獻。只有經過挑選的人可以經手高額捐款,每一分捐款都要仔細點算,避免任何盜用。

烏巴慶參與UBSC的各項職務直到一九六七年。他結合了自己身為在家居士與政府官員的責任感與才幹,還有強烈的尋法決心,來傳揚佛陀的教誨。除了重要的公職之外,他繼續在他的中心定期教導內觀。有些來參與第六次佛經結集的西方人士,經人介紹向烏巴慶學習靜坐,因為當時沒有其他內觀老師能講流利的英語。

由於公務繁重,烏巴慶只能教導少部份學生。他的許多緬甸學生都是他的工作屬下。許多印度學生是葛印卡老師介紹來的。烏巴慶老師的外國學生雖然少,但很多元化,包括重要的西方佛教徒,學術人士,與駐仰光的外交人士。

烏巴慶老師有時受邀對在緬甸的外國聽眾演說正法。例如有一次,他受邀到仰光美以美教會的教堂發表一系列演說。這些演說後來出版成書,書名是《佛教是什麼?》(What Buddhism Is),這本書被送到緬甸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館與佛教組織。這本小書吸引了許多西方人來參加烏巴慶老師的課程。還有一次,他對一群來自以色列的記者演說,他們到緬甸是為了以色列總理David Ben Gurion 的來訪。這次演說後來也出版,名為《佛教靜坐的真正價值》(The Real Values of True Buddhist Meditation)。

烏巴慶老師在一九六七年終於從他顯赫的政府公職退休。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一九七一年過世,他都在國際禪修中心教導內觀。過世之前不久,他回顧了所有曾經幫助過他的人─那位幫助他上學的老人,那位幫助他進入聖保羅高中的緬甸老師,還有許多人,其中一位是四十多年未曾見面的老友,卻在地方報紙上看到這位老友的消息。他口述了信件給這位老友,還有一些外國學生與徒弟,包括了葛印卡博士(Dr.S.N. Goenka)。在一月十八日,烏巴慶老師突然病倒了。他久未連絡的老友在二十日收到他的信,同時也很震驚地聽到了烏巴慶老師的死訊。

當老師的死訊傳來時,葛印卡老師正在印度帶領課程。他發了電報到國際禪修中心,內容包含以下著名的巴利韻文:

Anicca vata sankhara, uppadavaya-dhammino.
Uppajjitva nirujjhanti, tesam vupasamo sukho.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一年後,為了紀念烏巴慶老師,葛印卡老師寫道:「即使老師已經過世一年,看到課程越來越成功,我也越來越相信,是他的慈悲帶給我們啟發與力量來服務眾生-法的力量是無可限量的。」

烏巴慶老師的期望達成了。佛陀的教誨,小心保存了這麼多世紀;現在還能供人學習,而且在當下就能得到益處。

正法消除痛苦,帶來快樂。是誰帶來快樂?
不是佛陀,而是正法,在自身之內了悟無常的真理,才能帶來快樂。
因此我們必須靜坐,且時時澈知無常。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5-12-2016 04:23 , Processed in 0.08231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