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554|回覆: 1

[轉] 蓮子粥鬼

[複製連結]
發表於 20-8-2011 22: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下班回家,走到樓下時,看到住在我隔壁的張阿姨正拎著一袋子的東西吃力地上樓。我跑過去,問:“張阿姨,怎麼不坐電梯?”張阿姨說:“電梯壞了。”我這才看到電梯門前挂著一塊寫著“正在維修”的牌子。我們住在10樓,有的爬了。
  我接過張阿姨手中的袋子,說:“張阿姨,我來拿吧。”“這怎泵n意思呢。”“沒關係的,一起走吧。”
  我和張阿姨邊上樓邊聊天,一會兒就到家了,張阿姨接過袋子,笑著說:“小奇,謝謝你了,有空來我家坐坐。”“好的。”
  回到家堙A面對一屋子的寂寞,我有些傷心。沒辦法,獨住的人除了可以擁有足夠自由的空間,還得忍受孤獨。
  半夜睡不著,就起來去廚房喝杯牛奶。透過廚房的窗子,我看到對面張阿姨家的廚房埵酗@個男的在煮什麼東西。張阿姨看上去有50多歲了,是上個月才搬到我隔壁的,一直都是一個人,那個男的是她什麼人,還在半夜煮東西。借著淡淡的月光,我看清了這個男的頂多20歲,長得眉清目秀,是個挺帥的男生。他低著頭,專心志致地看著鍋堙A他掀開鍋蓋,一陣香味撲鼻而來,雖然不是很濃郁,但我還是能聞出這是蓮子粥,這又不禁勾起我想家的愁緒。
  當我喝完牛奶,再望向張阿姨家的廚房時,那個男生不見了,那鍋蓮子粥還用小火煮著。我回到床上,也沒怎麼在意,很快就睡著了。
  早上剛醒來,就聞到昨天晚上聞到的香味,我走到廚房,看到張阿姨捧著盛有蓮子粥的鍋哭得很傷心。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看見了我,向我微微點點頭,離開了廚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張阿姨看到蓮子粥會那麼傷心?我不是一個喜歡探人隱私的人,但好奇心促使我換好衣服,來到張阿姨家門口,敲了敲門。張阿姨打開門,見是我,熱情地迎我進了門。來到客廳,看到餐桌上擺著一碗蓮子粥,而張阿姨臉上還有未擦幹的淚痕。
  “小奇,你有什麼事嗎?”
  “哦,我剛才看你哭得那麼傷心,所以來看看。張阿姨,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只是一時想起了傷心事。也沒什麼。”
  “真的沒什麼?”
  “真的,謝謝你關心。你吃過早飯沒有,在我這兒吃點吧。”
  “不用了。”
  “要的,上次的事我還沒謝你呢。坐吧,我去給你乘碗粥。”
  “那好吧。”我坐到餐桌旁,張阿姨端出一碗粥,昨天晚上的那股清香引起了我的食欲。我嘗了嘗,真的很不錯。我突然看到放在客廳的沙發旁的一張照片,是張阿姨與一個男孩的合影。那個男孩就是我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個煮粥的男孩。我指看那張照片問:“張阿姨,那個男孩是誰?”
  “他,他是我兒子,已經死了。”
  “死了?”我瞪大了眼睛,懷疑是我自己眼花,或是聽力有問題。
  “是的,兩個月前一場車禍奪去了他的生命。”張阿姨說著說著眼淚落了下來。
  天哪,那我昨晚看到的是誰,難道是鬼?想到這,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張阿姨,這……這蓮子粥是……是誰做的?是你嗎?”我試探性地問道。
  張阿姨停頓了一會兒,說:“你看見什麼了嗎?”
  “是啊,我,我昨晚看見你家廚房埵陪茖k孩在煮粥。難道是你兒子?”
  張阿姨低下頭,雙肩不住地顫抖。好一會兒,才說:“原來是這樣,看來是瞞不過你了。”
  這句話讓我嚇了一跳,我靜靜地坐著,害怕地看著張阿姨。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麼樣的事實。“你別怕。”張阿姨抬起頭,說,“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兩個月前,小宇,也就是我的兒子,被車撞死了。當時我剛跟丈夫離婚,小宇的死簡直就是對我的幸福、夢想判了死邢,那幾天我終日以淚洗面,連自殺的念頭也有。後來我的朋友都來勸我想開點,漸漸地我有些好轉,至少在人面前不會動不動掉眼淚。但每當我半夜醒來時,看到小宇的遺像,我總會忍不住哭泣……我真的不明白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老天會帶走小宇……”張阿姨伏在桌子上,失聲痛哭起來。
  我站起來,走到張阿姨身邊,輕輕地拍著她背,試圖安撫她激動的情緒。“後來搬到了這,我總覺得小宇沒有離開我,還在我的身邊。直到一個多星期前,我看到廚房埵釦痝抭萲w吃的蓮子粥,我明白小宇真的回到我的身邊了,他無法現身,只能用這種辦法來告訴我他並沒有離開我。”到這我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理解張阿姨痛失愛子的心情,也讓我瞭解到鬼也是有感情的。
  我安慰了張阿姨幾句,就去上班了。可是這一整天,我做事都心不在焉。我老是想不通,為什麼我能看見小宇?晚上我回到家,當我走出電梯時,看見張阿姨門前站著一個男孩,全身散發一股寒氣,直覺告訴我他就是小宇。我在他背後輕輕地說了一句:“小宇。”他竟然回過頭來,雖然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跟鬼面對面心媄孎K有點害怕。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你是……”他的聲音不可怕,很好聽。我稍稍平靜了一下,把昨天晚上看到的和今天早上知道的事全告訴了他。他看上去也很驚訝的樣子:“你居然能夠看得到我?”“對啊,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哦,可能,可能是有緣吧。”說完他微微一笑。他這一笑打破了我以前所有對鬼那青面獠牙的恐怖形象的認識,他笑起來特別可愛,我猜想他生前應該是個很受歡迎的人。
  “你在這幹嘛。”我不怕他了,竟然有種想與他閒聊的想法。
  “其實……,站在這說話不方便,我到樓下的花園媯尼A。嗯,我只想跟你聊聊,可以嗎?”我點了點頭。剛說完他就消失了,我下了樓,來到花園,看到小宇早就在那兒等著我了。
  “你跑得真快。”我用一種調侃的語氣跟他說話。
  “嘿,鬼都是這樣,沒嚇著你吧。”他居然也跟我開起玩笑來了。
  “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家的事你都知道了。其實我早就該去投胎了,只是我看到媽媽這樣悲傷,不忍心,……”
  “所以你就回來天天給她做蓮子粥?”
  “嗯,蓮子粥是媽媽最愛吃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我還有什麼能為她做的。”他說話越來越輕,我猜想現在他的心情一定很難過,如果鬼有眼淚的話,他一定會淚流滿面的。
  “其實你現在這樣做,只會讓你媽媽活在記憶堙A時時刻刻記住你已經不在人世的這個事實。對她也不媽。”
  “我知道,但每天看到媽媽流淚,我真的覺得自己很沒用。爸爸已經拋棄了媽媽,我卻沒辦法讓媽媽快樂。”
  “你也別太自責,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只要媽媽能夠不再傷心,我就可以放心離去。”
  “這好像不太容易。”
  “我一直沒法讓媽媽看見我,聽見我的聲音。所以很多話我沒法跟他說。”
  “我可以啊,我看得見你,也聽得見你的聲音。”。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我一個忙。”
  “當然可以。說吧。”我為自己可以幫忙而喜出望外“我想進入你的身體,然後用你的聲音去跟媽媽好談一談。嗯可以嗎?”
  這個方法讓我有點意外,但我想到張阿姨悲傷的表情,我點了點頭。
  突然,我覺得自己好像睡著了一樣,什麼事都不記得了。當我再次恢復知覺時發現自己坐在張阿姨的身邊,阿姨緊緊地握著我的手,依依不捨地看著我說:“你放心,媽媽以後不會再過分傷心了,媽媽一定會好好地活下去的。”我轉過頭,看見小宇站在我的身後,他對我笑笑,說:“謝謝你,我一定會祝福你的,你是個好人。”說完,他向門口走去,漸漸消失在我的視野中。
  我不知道小宇對張阿姨說了些什麼,但從那以後,張阿姨真的開朗了許多,有時還會煮一鍋蓮子粥招呼我一起品嘗,每當這時,我就會想:小宇會不會在一個地方幸福地看著這一切。
發表於 21-8-2011 22:07 | 顯示全部樓層
thx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3-12-2016 08:39 , Processed in 0.06163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