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449|回覆: 1

{轉} 一個悲哀的愛情故事

[複製連結]
發表於 12-8-2011 14: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假設真的有鬼,那麼被害冤死的鬼,會不會附在物品之上,伺機復仇奪命?
又假設被害冤死的人,會變成一隻厲鬼,那麼這股冤魂不散,會依附在何種物品之上?被依附的物品,是有生命的,如人、貓狗等動物,或是不具生命體的物質,例如桌子、椅子、鏡子,甚至是一把日本武士刀之上嗎?
總括而言,被用來殺人的武器,稱為“兇器”。

在民間信仰之中,“兇器”具有凌厲的兇悍戾氣,被害冤死的人,若變成厲鬼,冤魂不息,作亂人間,連法力高強的法師亦無法制之的話,則只要找出在生前置它於死命的兇器,就自然可以使厲鬼煙消灰滅,永世不得超生。
而一把曾經在亂世之中飽嚐人血,殺人如麻的武士刀,則更是不祥之物。
其之不詳,不單只為它沾染了太多的鮮血,而是在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軍不僅侵佔亞洲龍頭中國,更染指朝鮮、東南亞等國,鵲巢強佔、擄人勒贖的結果是,引起慘烈的反抗,殺得紅了眼的日本軍早就喪失理智,尤其是對保衛國土的國軍,更是殺無赦!

殺俘虜用子彈太奢侈了,而且也不如用刀般,可以一點一滴地折磨反抗日本軍登陸的各國民軍,所以,在凌辱抗軍至死的過程之中,日本武士刀扮演了太重要的角色!
根據老前輩說,除了活埋和砍頭,日本軍人也最愛賣弄刀法,常常在捉到遊擊隊時,將俘虜用粗麻繩綁了個死緊,再差人將俘虜高高舉起,丟到半空,持刀的日軍看準俘虜落下的方位,暴喝一聲,紮好馬步,雙手持刀,刀尖向上,專等俘虜自動往刀刃撞來,落個肚破腸穿而死!

被殺的各國俘虜,有平民百姓,但也有不少多是義薄雲天的漢子,他們保衛國土的下場,竟然是折騰至死,因此,臨死前的滿腔怨氣和恨意,都會凝聚在兇器之上。物以類聚,久而久之,兇器所號召和凝聚的陰靈與日俱增,最終達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因此,在許多曾經發生過戰亂的國家,例如中國和日本等,曾經飽沾人血的利器,多會用重重白布給包圍起來,慎重地收藏在匣子之下,不可輕易出鞘。這麼做,為的就是避免兇器出鞘,會招引兇靈,導致不幸。
以下的這個故事,恰好跟一把日本武士刀有關。
我是一名具有韓國血統的軍人,在韓國長大,所以,對於這片國土我有一股莫名的情意結。自小,我接受嚴格的軍紀,準備隨時為保衛這美麗的國家而捐軀。
當我軍校畢業時,我的父親給了我兩件古物,做為禮物。
一件,是一個水鬼面具。另一件,則是一把日本武士刀。
這把武士刀,在第2次世界大戰之中,曾經被日軍用來砍殺了不少韓國人的頭顱,故此怨氣極重。一次,在日軍再度利用此刀殺戮韓國人時,被奮起而抗的韓國人奪下了刀,後來,輾轉流傳到我的父親手裡,再由他老人家,傳了給我。

這把刀,是充滿了邪氣的。
我知道,因為每當我握著這把刀的時候,就會像鬼上身,耳邊響起殺人者的暴喝以及被殺者的慘號聲,眼前也好像出現了數之不盡之韓人被押倒跪在黃泥之上,俯著頭,被一把把的武士刀斬首的慘況。
我內心似乎充滿了怨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些人臨死之前的那麼又悲又憤,恨不得手刃仇人,食其肉,飲其血的心情。
修習有功鎮壓暴戾之氣
偶爾,在精神不集中的時候,我甚至會失常地持刀亂砍,砍樹、砍椅子、砍一切在我週圍的東西,甚至,我也曾經試過有要砍人殺人,將所有生物都置於死地的衝動!
所以,我的劍道師父在傳授我劍法時,要求我一定要靜坐,修習內功,同時保持心境清靜。我如法練了數年,漸漸的,刀上的戾氣和邪靈,不再能夠影響我。這是因為修習日久有功,正氣,能夠將貫穿刀身蠢蠢欲動的暴戾兇悍之氣,給鎮壓下來。
然後,經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像所有的少男一樣,在數年前,我戀愛了。
我愛上了一位美麗動人的女孩,我們彼此相愛。可是,就在我感到最幸福的時候,不幸,終於降臨了;一個第三者,橫刀奪愛,將她的心給俘虜了,於是,她背叛了我,不顧一切的,離開了我。
這個第三者,並非善男信女,而是一個好吃懶做的無恥之徒。我知道,她也知道,可是在我跟他之間,她卻選擇了他,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呀,她明知這是死路一條,卻愛得如此義無反顧,我還有甚麼話說?
我只能感嘆自己太失敗了。
即然不然挽回她的心,我只有黯然放心,讓她去追求自己認為的幸福。
可恨的是,這無賴原來是存心欺騙她的感情!他強暴了我的女朋友,然後逼良為娼,天天拳腳相加,用武力迫使她去接客,賺取金錢來供自己揮霍;可憐我心愛的女郎,竟從一名冰清玉潔的窈窕淑女,變成一雙玉臂千人枕的風塵女子!
迎送生涯畢竟淒涼,她挨了不久,終於發覺自己跟無賴的戀情,只是一場虛夢,於是,她向我求救,要求我把她從火坑裡救出來。
念在一場相戀的份上,我以軍人的身份,向有關當局舉報,通過了種種方式,最後,終於把那名吃軟飯的無賴送進了獄牢,也將我的前度女友給救了出來。
“你會不會原諒我?”逃出淫窯的她,顯得如此蒼白和憔悴。望著一臉期盼的她,我心中生起一閃憐憫,不由自住地點了點頭。
“那麼…你會不會再接受我?”一絲喜意,在她削廋的臉龐浮現。
我不由低下了頭來。一個勇於追求愛情的女人有甚麼錯?她其實根本不必要尋求我的原諒。而且,我原諒她,並不等如我會再度接受她。處理逝去愛情的最好方式是將它埋葬。企圖力挽狂瀾,使愛情借屍還魂,只是自尋煩惱。
我的沉默,無疑的是給了她最忠實的答案。她慘然一笑,沒有再說甚麼。
多次殺戮刀上沾染怨念
由於堅持要跟那無賴一起而與家人鬧翻了的她如今無家可歸了,所以被救出來的那一天,她跟了我回家。就在那天晚上,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我為了要救她,連日奔波,已經很疲累了,於是,一到家我躺在床上,沒有多久便呼呼入睡了。可是,睡到半夜,我卻被一陣溫熱的液體,給淋得驚醒了過來!
是她!
她抽出我收藏在櫃子上的武士刀,往她自己的脖子抹去!
殷紅的鮮血馬上便濺噴了出來!
從她脖子濺射而出的鮮血,噴了我滿頭滿臉,連本來跟武士刀一起收藏,然後被她拋到地上的水鬼面具,也被熱血濺得通紅。水鬼猙獰的臉孔,突地傾倒了殷紅的鮮血,看著有說不出的驚心動魄。
她當場香消玉殞。
就死在我面前。滿地的血,不住地向室外湧去,像是一種無聲的抗議。
在韓國,有一個傳說;我這把武士刀,曾經多次的殺戮,刀上沾染的怨念驚人,可以發揮無窮的力量,所以,若是人擁有這刀,則會有鬼妖不侵的強大力量,而若是鬼靈佔據了它,則刀上的怨念可使它如虎添翼,人神不畏。
一直以來,我對這樣的傳說嗤之以鼻。
可是想不到的是,在她死後的49天,那把武士刀竟然不翼而飛了!
那個水鬼面具也是偏尋不獲。
我原先不知道,可是後來,當血案發生之後我就明白了。
怨靈依附武士刀上
她在飲刀自盡時,心中充滿了怨恨和悔意,所以死後,一縷怨靈仍然依附在武士刀上,她的怨念,與刀上數以千百計的怨魂互相呼應,竟然鬧出了這場慘不忍睹的血案!
她和刀上數之不清的怨靈,駕馭了刀,千里追蹤,離奇地為自己報了仇!
我知道,是因為很快的,那名無賴的頭顱,是在一條溝渠內被發覺了,而他的屍身,一直到現在都找不到。到底,他是如何神通廣大地從重重大牢之中逃出來,然後慘遭分屍的?誰跟他有如此的深仇大恨,非取其首級不可呢?
警方上天入地的查了好久,也完全沒有線索。牢房鐵窗鐵門都沒有被破壞的痕跡,可是囚犯卻就這樣的離奇失了蹤,最後還屍首異處……這事,曾經一度引起議論紛紛,就是當值的獄卒們也百思不得其解,更不能自圓其說。
講真的,我真的想不到這把殺過這麼多人的武士刀,竟會有如此不可思議的魔力。
會這麼說,是因為血案發生的數天之後的一個晚上,當我好不容易睡著之後,突然感到有一對溫柔的手,在輕輕的撫摸我的額頭。這個動作,是我跟女朋友在兩情相悅時,她最慣做的其中一個動作。
在那一剎那,我真的以為是她回來了!我們又回到了過去的快樂日子!
一驚之下,我馬上從睡夢之中驚醒過來,赫然發覺,那把武士刀和水鬼面具,沾滿了斑斑的血跡,正四平八穩地放在我的床頭之上!
刀上了血跡,經過化驗,證實是那名成為破壞了我跟女友愛情之第三者的血跡。為此,我以殺人嫌疑犯的罪名,被韓國警方給扣留了。
折騰了好些日子,我終於被驗明無罪釋放了,因為,那刀上並沒有我的指紋。
刀上,甚至沒有任何人的指紋。那麼,到底是誰去劫獄,然後又取了那人的性命呢?
我是個軍人,我不想猜測。也許,你會知道答案。
發表於 12-8-2011 15:05 | 顯示全部樓層
thx share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11-12-2016 18:00 , Processed in 0.06907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