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576|回覆: 4

{轉} 海鮮惹的禍

[複製連結]
發表於 11-8-2011 10: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男人是個商人,他愛吃海鮮。平時無論是做生意要應酬,還是閒暇的時候想放鬆一下,他總是愛光顧同一家海鮮店。因為那家的西施舌是招牌菜,實在是好吃。那蛤蠣鮮香滑嫩,唇齒留香。而且那裡還有小花。
  
小花是海鮮店的小妹,那張俏生生的桃花臉彷彿比剛出水的海鮮還鮮嫩,好一位海鮮西施。他早已經是有婦之夫,但是花心不改。小花雖然沒有什麼文化,可是她年輕貌美。這一來二去的,兩個人便有些不清不白的了。

家裡的那一位不是死人,是個女人。女人的心是比針還要細的,丈夫身上的海鮮味再濃,又怎麼蓋得過那股狐狸精的騷勁?她是一位全職太太,雖然當初也是本科畢業的大學生,結婚以後就辭了工作,一門心思在家裡相夫教子。多年來只在家裡圍著鍋碗瓢盆打轉。日日殺雞殺魚的,現在不是沒有動過殺夫的念頭。

只是她忍住了,她不動聲色,對他更加柔情款款,更加體貼周到,甚至在菜色上更加下功夫。不是都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嘛?他既然偷吃外食,她就費盡心思做菜,等他回家吃飯。
  
可是沒有用,她老了,再怎麼會保養,會打扮,再怎麼風韻猶存,又怎麼比得上那20歲的身段和皮膚?20歲啊,那是花一樣的年紀!那滋味啊,男人鮮得連骨頭都要酥掉了。
  
一點也不誇張,她親眼看見的。那日,她偷偷的跟著那死鬼去。看見他和小賤人打情罵俏,看那小賤人對他撒癡撒嬌,末了,兩個人居然還來了個當街吻別。真是不要臉,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這是在刷牙啊,這樣舌吻。
 
這男人多久沒有親過她了,就算親也只是趕著出門前匆匆碰碰她的嘴唇,敷衍了事。她一邊看,一邊恨的牙癢癢。氣極了,摘下了手上的結婚戒指,扔到路邊的陰溝裡。那聲音分明叮噹作響,可是那一對相擁相吻的狗男女居然都渾然不覺。
  
那一夜他很晚才回家,她居然比他還晚回來。結婚這麼多年了,她一向賢惠持家,總在他下班前便打點好一切,等他回家時,為他遞毛巾,還拖鞋,再送上一杯精心沖泡的熱茶。這樣比丈夫還晚歸,是從來沒有過的。
  
但是好像這個家中沒有她在,也不見得有什麼要緊。男人甚至根本沒有發現她手上的結婚戒指不見了,他竟然這麼忽視她。做了這麼多年夫妻,又有什麼意思呢?情人眼裡出西施,現在他只看得見那個小賤人。

  
就算見她一臉疲憊的回來,只是淡淡問了一句,「幹什麼去了?」

  
「有一樣很別緻的菜,耗了半天,花了大力氣。我馬上去做,你好趁熱吃。」

  
「不必了,我已經吃過了」男人推辭道。

  
她何嘗不知道他已經吃過了,她分明親眼看見。但她也不說什麼,只是淒然一笑,點火做菜。做菜本來就是她所從事的終身事業,日日經營的,現在終於派上了用場,自然拿出了畢生心血所累積的功力。
  
那菜真是香的出奇,八角、茴香、花椒、蒜頭、老薑、香蔥,還有上好的紹興加飯老酒,它們邂逅相遇,交錯纏綿,還要水深火熱,生死與共,方才修成正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濃我濃,只為了成全那一味正主兒。因此那食物,彷彿是有了精魂似的,勾引的男人欲罷不能,男人的饞蟲終於還是被招了出來,忍不住下箸一嘗。

多久沒有好好在家裡吃過飯了,這一頓居然吃的大汗淋漓。家裡分明是開著冷氣的,溫度打的也挺低的,那食物實在是生鮮熱辣。
 
吃得只差連舌頭也吞下去了,那東西又切的極細,咬的急了,一不小心竟然咬到了自己的舌頭。鮮血頓時湧了出來,嘴裡一陣腥甜,那滋味更是說不出的鮮美,近乎詭異。

她已經是一身油煙熱汗,那張早就已經不再年輕的臉,也彷彿被煙火熏的更黃了。男人看著她這樣操勞,心裡閃過一絲愧疚,她曾經也是漂亮過的,那張水靈靈的面孔,也是吹彈可破的。但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他想起了小花那張臉,那才是真正的只要一掐就要滴下水來。
 
他心裡的愧疚就這樣一閃而過,可是手裡的筷子卻停不下來。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那樣嬌嫩誘人的粉紅色,像4月裡開的正爛漫的桃花,像剛剛摘下的新鮮草莓,也像櫻桃小口上嬌艷欲滴的胭脂。只有小小一碟子,是切的極細的絲縷,泛著亮晶晶的油光,更是明艷照人。用青花細瓷盛著,周圍還配著香菜葉子,碧綠清翠的,煞是好看。
 
香,鮮,甘,美,嫩滑,肥實,彷彿入口即化。還帶點麻辣,卻更是入味。
 
他真是吃的入迷,那美味彷彿比少女美妙的胴體更吸引,更叫人銷魂。很快就殺得滿門抄斬,片甲不留。

  
「到底是什麼呢?這麼好吃!」吃完了,心滿意足地,才想起要問這一句。

  
「好吃嗎?」她含笑問他。

  
突然,他打了一個冷顫,室內的空調是不是打的太冷了?但是他還是笑著回答,「好吃。」他回味起那絕妙滋味來,真是痛快,彷彿雲雨過後的滿足,整個人舒服透頂,但是已經渾身乏力,好像被完全掏空了一樣。食色性也,美食和美色果然是有共同之處,都叫人欲仙欲死,無法自拔。
  
「是那賤人的舌頭啊!」她還是笑,先是陰森的冷笑,然後縱聲狂笑。她終於解恨了。
 
你那麼貪戀那小賤人的舌頭,含在嘴裡,深情熱吻,那就乾脆讓你吞吃入腹。

她好恨啊,那小小一條舌頭,被她切的細細的,幾乎是用剁的狠勁。每一刀都帶著恨意,濃得化不開的怨毒。怎麼會不恨,這是奪夫之仇。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原來她親眼看見丈夫的背叛,越想越恨,心生毒計。乾脆買了凶器,等丈夫走了,再去找那小賤人算帳。

那個小賤人做賊心虛,見了男人的正妻,自然手足無措,而她恨了那個小賤人那麼久,分明是有備而來,一刀便要了她的性命。原來殺人不過頭點地,並不比抹雞鴨的脖子難多少。用的也不過是她平日裡握慣的菜刀,那樣普通的廚房器具。平日只道是尋常,原來發起狠來也是那麼可怕的。

然後她割下那個狐狸精的舌頭,一刀刀的切成細絲,精心烹調,送入他口中。那他曾經品嚐過的丁香舌果然讓他無限受用。

現在她就這樣笑著看他一下子嚇得面無人色,趴在地上嘔吐,如同一條蒼老而卑賤的野狗,好不淒慘。

那麼細小的肉絲,他又那麼急色的狼吞虎嚥,現在早已穿腸入腹,想要挽救,為時已晚。根本連吐都不出來,用手指去摳喉嚨,偏偏卻又什麼都摳不出來,只能噁心的乾嘔……
發表於 11-8-2011 11:13 | 顯示全部樓層
thx share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4-9-2011 00:23 | 顯示全部樓層
{:6_327:}{:6_327:}淆淆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4-9-2011 21:39 | 顯示全部樓層
咁都諗到咁對個老公.又幾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6-9-2011 15:39 | 顯示全部樓層
都係問清楚先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3-12-2016 23:47 , Processed in 0.06421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