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578|回覆: 2

{轉} 屍田

[複製連結]
發表於 9-8-2011 16: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老先生的頭髮鬍鬚都已雪白,說話的語氣嚴肅沉穩,有著那種讓人肅然起敬的氣勢,他說故事時偶爾會輕咳幾聲,讓我們總為他的身子感到擔憂。


    這是我爺爺告訴我的故事,是真是假我也不太清楚。大家看我這把年紀了,當然都猜到我爺爺早已過世了。

    爺爺告訴我這個故事的時候我還是小孩子,當時的我年輕,沒事就想聽故事。我當天拿了本關於中國鬼怪的故事書,蹦蹦跳跳的在家裡到處找人幫我唸故事,當時的我還不識字。

    可真不巧,家裡的人幾乎都在忙,每個都敷衍的揮揮手叫我去找別人,當時我便想到爺爺。我爺爺當時七十多歲了,身患重病,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只有上半身能夠動。

    我跑到爺爺的房間裡,看見他正坐在床上,讀著一本散文集。

    我蹦到爺爺床邊,把我手上的書放到爺爺腿上,說:「爺爺,幫我唸故事。」

    爺爺從散文集裡抬起頭來笑笑,看了一眼我帶來的書,問:「中國鬼怪?你不怕啊?」

    「不怕,有故事聽就好。」我把書翻開,「爺爺,唸給我聽吧。」

    爺爺瞄了一眼我翻到的那一頁,是「虎姑婆」的故事,爺爺眉頭微皺,說:「這些故事都太老了,爺爺說個我以前的故事好不好呀?」

    聽到爺爺要說他自己的故事,我急忙答應:「好呀!」


    我爺爺所跟我說的故事,為求方便,我在這裡就用我爺爺的第一人稱來說好了。


    那是數十年前的事情,我正值壯年,當時村裡有家大財主,在村裡有很多田地、雞舍跟豬舍,許多人都跟他租地耕作,那位財主也毫不吝嗇,可以說的上是一位好人。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財主自己的雞舍裡的雞卻常常被偷,有時意思一下,偷個一兩隻,有時大手筆,一把偷了六七隻,而且這小偷是天天偷,這可把財主給氣瘋了。

    財主終於決定要抓小偷了,他在村裡募集壯丁,要一同守夜來抓小偷,村裡許多人都受過他的好處,許多年輕人都答應了,我就是其中一個。

    眾人回家拿了傢伙,紛紛到財主的家裡,準備一入夜就躲進雞舍裡,等小偷一來就把他打個七葷八素。我記得清楚,我當時帶了一隻斷掉的椅腳。

    許多壯丁紛紛來到財主家裡,在財主的招待下吃了晚餐,就準備養好氣力抓小偷。

    等到入夜,在財主的帶領下眾人魚貫進入雞舍。財主的雞舍夠大,擠的下十幾個年輕人。眾人各自找地方躲好後,紛紛握緊手裡的武器,只要小偷一來,就衝。

    等了幾個小時,許多人開始打瞌睡,外面這才傳來動靜。

    只看到一個矮小的身影慢慢接近雞舍,幾名壯丁正打算要出去,卻被財主輕聲喝止住:「別出去!等他開始偷雞,人贓俱獲,看他認不認?」

    只見那人影在雞舍前探頭探腦了好一陣子,才把一隻手伸進雞舍裡來,抓了一隻雞出去。同時,財主一聲大喊:「抓!」眾人紛紛從藏身的地方現身,手持武器往小偷撲了過去。

    我剛好躲在雞舍最深處的地方,當我趕到時,大家已經圍著小偷一陣亂打,直到財主連喊了好幾聲「停」大家才停下手來。

    等大家從小偷身邊退開,我這才看清楚小偷的模樣,是個矮小的老太婆,身上傷痕累累,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其中一個人彎下身測測呼吸,臉色一變,口中擠出三個字:「她死了。」

    「死了?死了?」財主大驚,「我說呀,這老太婆不過偷雞,你們下手也太重了吧?」

    眾人片刻說不出話來,呆呆看著地上的屍體。

    「現在怎麼辦?」有人問道。

    「找個地方埋了吧。」有人提議:「我們殺人......還是找個地方把她埋了吧......」

    「對對,埋了埋了。」財主急忙說:「快找個地方把她埋了,這事傳出去總不好。」財主在村裡頗有名位,老太婆只是偷雞,罪不致死,但現在卻把她給打死了,這事傳出去怎麼得了?

    「可是,埋在哪裡?」有人再問。

    「我附近有一塊田,還沒人用,埋在那邊吧。」財主急忙的揮著手,開始指揮。

    我們偷偷摸摸的把老太婆的屍體搬到那塊田裡,埋了。


    爺爺說到這邊,長長嘆了一口氣,雙眼凝視著天花板。

    「爺爺,這事......有誰知道?」我問。

    「那位財主,還有當時的那幾個壯丁,其他人都不知道,這是我第一次跟別人說出來。」爺爺淡淡一笑,「雖然我當晚沒有動手,但我內心總是對不起那位老太婆,這次全說出來,舒坦多了。」

    「爺爺,那接下來還有後續麼?」

    「有......」爺爺臉色再轉陰沉,「故事還沒結束......」


    事後不久,有人跟財主租了那塊埋了老太婆的田,這不租還好,一租不得了。

    首先是那塊田地上的重的蔬果,吃了的人輕則重病躺個三天,重則死亡。多人把過錯推在租地的人身上,搞到那個人自殺身亡,後來又聽說,經常在那塊田裡看見一個矮小老太婆的身影,穿梭在田地裡。

    這件事其他人聽了還不覺得怎麼樣,只當作是個無聊的鬼話。但當晚有參加的人們一聽心中可驚了,都知道是那老婆在搞鬼。

    財主召集了當晚的所有人,商量該怎麼辦。

    「把屍體挖出來看看!」有個人這麼提議,眾人馬上答應,我只覺得不妙。

    「把那老太婆挖出來,燒了!看她還搞什麼鬼!」有人信誓旦旦地說。

    於是,我們一行人又在深夜,一同到了那塊田地,找到了埋那個老太婆的地方,開始挖了。

    我永遠記得,當我們挖到那老太婆時,她的可佈模樣。

    我們看不清她的屍身,因為有一叢長頭髮將整個屍身給裹住了,頭髮是黑的,兩顆血紅的眼睛透過黑髮盯著我們。

    我們瞧的呆了,許多人拿鋤頭的手已經發起抖來,直到財主一聲大喊:「還看什麼!快燒了!」

    大家聽他這麼一喊,好像從夢裡驚醒似的,手忙腳亂地拿起木材與火柴,堆在屍體身上。我們動作的時候,屍體那雙血紅的眼睛還到處轉著,瞧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等到我們放火時,屍體尖叫了。


    「尖叫?」我插話問。

    「應該是尖叫聲,」爺爺說,「那種聲音......很痛苦的哀嚎......」

    「喔......」

    「後來,那塊田地總算沒有事了,只是......」爺爺賣我個關子。

    「只是怎樣?」我追問。

    「唉,算了,不談也罷。」爺爺擺擺手,臉上露出笑容,「怎樣,爺爺的故事好聽嗎?」

    我點頭,門外傳來爸爸叫我的聲音。

    「你爸爸在叫你吶,出去吧。」爺爺在我身後輕輕一推,把我推出房門。

    當我最後轉頭看爺爺時,他正微笑望著我,但我總覺得,他這個微笑後面有著更大的憂愁......


    幾天後,爺爺走了,他走的安祥,在睡夢中走的。

    「後來,那塊田地總算沒有事了,只是......」爺爺的這句話一直繚繞在我耳邊,我總覺得事情不單純。

    爺爺有留給我一封信,署名要給我,我拆開來看了看,裡面記著當時他們埋老太婆時那塊田地的位置。

    不知道爺爺留給我這封信是什麼意思,但我是必定要去看看的了。

   
    當時的田地,現在是一片雜草,我站在田地前面探頭探腦,不敢走進去。

    忽地,我瞄見一個人影從雜草叢中緩緩站起,我定神一看,似乎是個矮小的老太婆,而且她的姿勢,好像剛剛是躺在地上似的。

    我心中猛然一跳,拔腿就跑。

    我為什麼那麼怕?那也有可能不過是個普通的老太婆啊?

    我當時看的清清楚楚,她那雙血紅的眼睛正瞪著我。
發表於 9-8-2011 16:40 | 顯示全部樓層
thx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9-8-2011 17:45 | 顯示全部樓層
紅色眼會唔會係動物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8-12-2016 14:08 , Processed in 0.48444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