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nite 香港佛牌討論區

 取回密碼
 新會員登記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搜尋
檢視: 1054|回覆: 13

大家點睇國民教育?

  [複製連結]
發表於 8-9-2012 00: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小球迷 於 8-9-2012 00:49 編輯

本人強烈反對!!! 唔想下一代無晒獨立思想!!

溫馨提示:請大家理性討論,多謝合作


單選投票, 共有 17 人參與投票

投票已經結束

11.76% (2)
88.24% (15)
0.00% (0)
你所屬的會員群組沒有投票權限
發表於 8-9-2012 01:5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中立,不過學生唔應該上街絕食唔上堂應留比大人去傾,下下絕食以後小朋友買唔到玩具又話絕食咁就死,只於洗唔洗腦都唔係一科就可洗腦,好多小朋友由細讀書來師都教佢地尊師重道考順父母啦又唔見洗到佢地腦.勿一樣咁多細佬話父母,所以睇人傘!冇話洗唔洗!但如果今次絕食成功會有勿後果?會唔會以後少少野都係咁有樣學樣?其實宜家父母大過照護小朋友,我見D小朋友一日到黑駡父母不知所為!

評分

1

檢視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肖像被遮蔽
發表於 8-9-2012 02:45 | 顯示全部樓層
而家乜都話"反"架啦!{:6_336:}   根本就o徙氣!

就算真係一人一票選特首    要"反"先搵到飯食果班人   一樣可以搵野來"反"!  

在立法會唔夠票咪"拉布"  累鬥累囉   跟手重要反過來話人打擊佢地小數派 {:6_336:}  

"民主"!?!?  根本就係  假借"民主"來撈政治本錢    跟住去到邊搞野  一唔順利就話政治打壓

"民主" = 小數服從多數

但如果 "小眾" 點都唔服從   每每都發動"抗爭"   

隨之而來就會係  "敵對勢力"暗中搞大鑊野   

先搞亂香港   大陸出手的話   就搞UN來話你唔"民主" 冇人權   

跟住 . . . . . . . . . 最終被玩死既   咪一樣係香港

人永遠都迷戀革命既浪漫   但往往被有心人利用

回想8964   "學運領袖"  全身而退去晒美國     其他群眾呢!?!?    請自行思考!

評分

1

檢視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肖像被遮蔽
發表於 8-9-2012 02:53 | 顯示全部樓層
信報 訪談錄2012年9月4日

撰文:吳雄

培正校長  葉賜添  :   國教無謂  洗腦無稽

本港國民教育風波鬧得沸沸揚揚,很少校長敢公開表示支持,但培正中學教長葉賜添卻覺得沒大不了。用他的話說:「這些事一直在做,也應該繼續做。奈何主事者其身不正兼技巧差劣,才讓好事變壞事。」可以說,這是典型的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教育在葉校長看來,就是培養學生多角度獨立思考能力,懂得分辨真理與歪理,從而領悟做人之道,在心中建立一把尺。誠然,在香港這個複雜的多元化社會,正邪難分,學生稍一不慎,就會淪為政客的工具。

談起國民教育,記者在內地親身體驗了十年,至小學三年級才來港,接受長達十五年的除毒工程。記得第一天看香港的課本很不習慣,竟然沒有游擊隊殺日本鬼子的課文,也沒有鄭成功等民族英雄的故事,更沒有列寧、毛澤東、雷鋒的偉大事迹。當年幼小的心靈已經黑白分明,國民黨、日本、美國肯定是壞的,外表都是邪惡的,惟有共產黨是正氣凜然的。

但是,如果你問記者香港的國民教育能得到洗腦效果嗎?那是否定的。首先,當時內地的資訊完全封閉的,除了唱好共產黨的讀本,其他一概看不到。到了今天,互聯網為內地人打開一個天窗,於是人民也不信黨了,新聞聯播也沒人看了。此所以,目前內地社會反政府意識抬頭,維穩的經費超過了國防預算。然而,洗不了腦不表示應該存在,正如我們會挑一些有益身體的食品來吃一樣。

國民教育早存生命教育中

因此,在記者看來,梁振英政府此時推出國民教育是蠢到了家,因為大陸人也不信的東西,你要精明的香港人裝進腦袋?還告訴他們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的!而最難以接受的是,率先實行的居然是小學生,而不是稍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中學生?這就難怪讓人覺得整個事情就是洗腦的工程,梁政府又要挨阿爺一頓批評了。

與葉校長的訪問在文憑試成績公布後不久,當時培正中學的學生成績斐然,還出現一位狀元。可是國民教育既然成了全城熱話,關於如何應付文憑試的內容,就只能在另稿交代。葉校長大概不介意把拆解國民教育風波的精采對話當成主菜吧?

葉校長當天唯一重複的話是老子《道德經》的道可道,非常道。「你以為自己說的就對嗎?現在看那些所謂高官出來解釋,非常道,原來都不是道理,是砌詞,最後萬劫不復,麥齊光、陳茂波都如是;道可道,自己講道理?原來都不是常道,老子真厲害。為何現在政府這麼艱難?就是他們說的一套道理,其實自己有另一套,你說別人僭建,自己卻也一樣。結果讓別人覺得凡事不擇手段,沒有公信力,樣樣都被人家鋤。中國文化講吾日三省吾身,懂得反省自己,就沒那麼多麻煩。」

誠然,當一個政府失去人民的信任,就算是好事也會被當成壞事。「現在大家對國民教育窮追猛打,你問我,就學校而言我覺得沒有新意。你問我們有沒有做國民教育,我說一定有,而且一直在做,也是應該的。只是我們放在生命教育之中,大家都接受。我們一直有《聖經》教育、德育及公民教育,所謂公民教育,就是先在香港做個良好公民,回歸後成中國一部分,就要認識香港和中國的政制和發展,才能做個良好公民。」

先洗老師腦方能洗學生腦

葉校長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新政府似乎忘記了過去政府一直在做的,其實就是國民教育的一部分。「香港政府好像忘記了,其實公民教育都有這些內容,你為何要加個國字進去呢?其實沒有分別,我跟同事說很簡單,過去從一個人去看國家,國民教育則是由國家看人民,其實是上而下、下而上的問題。為何不順着公民教育繼續下去?高中也有通識科,那已經是很好的國民教育,包含現代中國、全球化等。是不是很傻?忘記前任所做的,自己去做,結果焦頭爛額,可見整個領導班子很有問題。」

記者問擔不擔心變成洗學生的腦?

葉校長斬釘截鐵說不會,「除非先把老師的腦也洗了。關鍵在於如何引導學生,學生要好好地成長,對周圍環境事物就要有認識。這次國民教育的風波,其實有很多團體擦鞋擦錯了,很多人猜測這是北大人下的任務,結果他們卻變成無間道。那個國民教育中心弄那個教材出來,居然寫: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如果這份教材是寫給共青團學生的,那無可厚非,他們覺得黨大於國,但香港這個民主社會不能這樣。」確實,稍為認識薄熙來下台內幕,就不會相信這樣的鬼話。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確實如此,葉校長和很多校長一樣,對社會和政治環境很悲觀。「香港逢中必反,只會累了下一代,如今全世界都向着中國,香港如何面對這麼強大的國家?我們必須了解那裏的優點缺點,對自己將來的事業有幫助。比如建高鐵涉及貪污,但高鐵的成就很大,把整個國家聯繫起來。2007、08年世界金融經濟下滑,中國用4000億發展高鐵,振興經濟。因此,不要只把焦點放在共產黨那裏,其實整個課程就兩頁有問題,那撕掉不就完了?因那點推倒的話,影響深遠。」

學民思潮在這次反國教的運動中成了焦點,其中以中學生黃之鋒鋒芒最露。訪問當天是《城市論壇》發生拍枱事件後不久,葉校長當時對他的印象一般。「你會發現學民思潮可以強化那一點(涉嫌洗腦部分),用他們的觀點去洗其他學生的腦,都是不對的。何謂民主?最重要是說出來,讓別人去評理,那篇章不行就換掉,我不是要你們學,而是要你們認識,那就是國情。整個反國民教育運動,我覺得有很多問題。」

社會道德與政治風氣掛鈎

葉校長雖然讀數學出身,但對中國經典文學很有認識,他覺得鑑古今可看未來,「有內涵才能做出判斷和分析。現在的學生為何覺得通識難?因為他們沒內涵,報紙怎麼寫,他們怎麼看。報紙說要打倒唐英年,後來大家也看到局面。最近看文革歷史,發現之前記者去唐家門口的行徑,簡直跟炒家無異,跟當年打土豪沒有分別。最近學民思潮跟老師那樣搞,跟當年文革鬥老師、校長有何區別?從歷史看現在,我會很擔心。香港繼續這樣下去,只會變成文革的縮影。我像毛澤東一樣揮手,你們做紅衞兵,大家炮打司令部。」

是的,當年周潤發在電影《監獄風雲》的名句是「我大聲講嘢唔代表我冇禮貌」,如今可改成「我大聲代表我有真理」。近年的網台、電影日漸粗鄙化,爆粗變成很有型,爛滾夜蒲變成In的表現。記者除了替父母感到擔心,也為教育工作者感到辛苦。

葉校長說得妙:「很多人用另一個民主的概念,變成專制的工具。誠然,今天爭取民主的鬥士跟黑道沒有分別,不找上百人撐場不會露面,然後用粗口掩蓋對方的發言,活生生把對方的發言權剝削,這大概就是語言暴力了。社會道德日益淪喪,跟政治風氣有莫大關係,再遇上其身不正的長官,更糟糕。」

葉校長對不同話題一樣毫不忌諱侃侃而談,他跟着的幾句說話更喚起記者的罪疚感,「當年董伯伯,大家只是說他老懵董,誠信都沒有受到質疑,而且他確實有心去做,三任特首中最有心算是他了。大家把他拉下來,結果香港輪到一個貪官上台,然後則是一位詭詐的人,所以你說香港的政局多奇怪?」記者2003年7月1日有份上街大叫「董建華下台」,現在記者想說句:「我錯了!」

葉校長畢竟是位書生,他的辦公室就像一個與世隔絕的草廬,難怪說起政治他頻頻搖頭。「原來這個世界有人會為了權勢,會不見了仁。人者仁也,領導人要有高尚的品格,現在卻變成另一個世界,唐英年做不到特首未必是件壞事。現在當官分分鐘誅連九族,任何成員的家產都被查得清清楚楚,所以千萬別當官。人誰無過呢?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這一切都是這次特首選舉興起的文化,「選舉的確要用手段,但太過了,整個社會影響非常大,現在周圍的人誰還敢做事情?誰站出來就死哪個。」

至於即將到來的立法會選舉,葉校長說:「現在罵政府就能拿選票,大家都嘩衆取寵,借用傳媒的東風,何謂是非黑白?我自己也只是希望教同學們多角度思考,何謂做人之道?《聖經》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叫道。但道要靠自己去領會,何謂當然的道?何謂真理、歪理,旁門左道,其實那把尺在自己心中。」

既然教育之路道阻且長,教師們也只能溯洄從之,希望各位同學在新學年找到自己心中的那把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8-9-2012 05: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edelweiss 於 8-9-2012 05:13 編輯

好文章!回歸之後,中港關係惡化,香港人對「國」字敏感,佢偏偏要整個「國」民教育出嚟,咪搞到大件事囉!香港人由細到大都只係被教育要做個良好「公」民或者「市」民之嘛.......
加上,中史科一直教緊我哋認識古代至現代中國,通識科亦有獨立單元比我哋認識當代中國社會,唔通咁仲唔夠咩?!國民教育真係多此一舉!你話呢科唔計分,就更加唔符合香港嘅教育情況, 做學生同家長又點會信「求學不是求分數」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肖像被遮蔽
發表於 8-9-2012 12:4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問過幾位強烈反對既家長,其實佢地都未睇過相關教才的................................................{:7_351:}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8-9-2012 15:50 | 顯示全部樓層

completely agree tha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8-9-2012 15:51 | 顯示全部樓層
ZING 發表於 8-9-2012 02:45
而家乜都話"反"架啦!   根本就o徙氣!

就算真係一人一票選特首    要"反"先搵到飯食果班人   一 ...

completely agree tha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8-9-2012 15:52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hk.news.yahoo.com/陳莊勤-究竟是誰在洗誰的腦了-211643411.html

明報專訊】8月下旬時一次中午飯時間,在路上遇上培苗行動的負責人曹讓律師。他說培苗行動對國內廣西、青海和甘肅偏遠貧困地區高中生學費宿費資助計劃,今年在找贊助人的工作上,遇上了很大的困難。在今年新擬資助的1000名升高一的家境特困優異生中,在我遇見他時離開學還不夠10天,卻仍有419位學生還沒有找到贊助人。

每年8月初,香港培苗行動均會有一個周年聚餐活動,將擬受助學生名單由出席的贊助人挑選。去年的周年聚餐還沒有完時所有的學生已獲贊助人挑選了。曹讓律師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近期香港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被指為洗腦國民教育的原因,很明顯今年出席培苗周年晚宴的贊助人態度比去年冷淡,沒有如去年般熱情與內地來的學生代表熱烈交流。彷彿他們在感覺他們贊助的便是這些在內地接受洗腦教育的貧困學生,而感到不安。

一開始便被標籤

從德育及國民教育一開始便被標籤為「洗腦國民教育」這事,可以看出人們對某一些事情的Perception,影響到人們在其他方面的看法和行為。

特區政府為了拆解這一股由家長、學生及媒體發起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浪潮,成立了一個由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女士領導的「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並邀請反對設立德育及國及教育科的團體加入。但包括學民思潮及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內的主要反對團體均拒絕加入,並以要求政府撤科作為與政府開展討論的前提條件。

務求對手不「跪低」不罷休

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這事上政府與反對者的對峙,又是另一項近年來群眾運動務必去盡、務求對手不「跪低」不罷休的另一個例子。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近年來社會議題上不同意見和看法已毫無例外地第一時間通過媒體的推波助瀾被激化為非要對方「跪低」不可的矛盾。

如果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爭論來看,源於課程某些教材中出現極大問題,但帶頭反對成科的一位家長代表在一個多月前最早階段時竟然公開說過沒有看過30多頁的資料,卻第一時間把問題上綱上線,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標籤為「洗腦國民教育」。然後通過為了選票的政客,嘩眾取寵的媒體十次、百次千次的複述,「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便變成了「洗腦國民教育」科了。過程中,我想問:有多少人真正認真地認識整件事件的來龍去脈?有多少根本沒有真正的看了足夠的材料便跳出來叫反「洗腦國民教育」的?

過去一個多月,媒體一面倒的報道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觀點,與這些反對者不同的另類意見,一說出來便被圍攻。媒體報道中,除了被圍攻的新聞外,有哪一個媒體曾認真的報道另類意見?負責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官員除了被毫無道理地被個別媒體濫用「無恥」等人身攻擊的字眼指斥外,他們希望說的道理沒有機會被完整地被報道。我不知道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否是洗腦科,我看到的只是媒體一面倒說它是洗腦科並以最極端煽情人身攻擊的言詞指斥。我看不到客觀地報道另一方的觀點。除了要為對話設置前提,除了說要罷課,我看不到理性的辯論。而更恐怖的是,任何提出與這些反對者不同觀點的人,都會被圍攻、指摘、人身攻擊和侮辱。舉個例說,就看看新聞看到的,九龍西一位立法會候選人在論壇中說了一句「郁啲就罷課,非常危險」便已經被那些標榜捍衛言論自由的所謂民主黨派人士圍攻,甚而指斥九龍西這位立法會候選人「實屬無恥」。

是非顛倒如此,我們還有民智嗎?

別說這位候選人根本連完整平靜地說出觀點的機會也沒有,她說那句「郁啲就罷課,非常危險」是一般家長正常不過的憂慮,在那些標榜捍衛言論自由的所謂民主黨派人士心中竟然會是「實屬無恥」的言論而受不文明的圍攻不讓她再說。媒體也一面倒的只報道罵她「無恥」一方的觀點,是非顛倒如此,我們還有民智嗎?

這是怎麼樣的媒體文化?

香港還算是公民社會嗎?

我想問究竟誰被洗腦了?究竟是誰在洗誰的腦了?

公民社會的要素是理性討論。看看那些每天動輒罵官員「無恥」的政客和評論員,每天叫政府「跪低」的媒體,這是理性討論嗎?公民社會的要素是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可以與你理性辯論。但看看那些反對團體處處設置前提要求:你有別的代表在場我不與你討論,你說的我不愛聽我立刻離場,你不先撤科我不討論。簡單來說,就是不達他們自己設置的前提要求便拒絕討論,這是公民社會中的理性辯論嗎?

被緬甸獨裁軍政府軟禁了15年的緬甸民主運動領袖昂山素姬女士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在今年4月的國會補選的45席中贏了43席。為了進入緬甸國會下議院成為議員,就職議員誓辭規定議員必須宣誓「捍衛」緬甸憲法。但昂山素姬及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反對的便是這部保證在國會664席中給予軍政府25%議席和主導軍政府組成權力的憲法,她被軟禁了15年便是因為反對這樣的一部憲法,她和她的42位戰友如何可以宣誓「捍衛」這樣的一部憲法?

昂山素姬的例子

然而,在2012年5月12日昂山素姬及其他42位當選的反對派候任議員,按規定「捍衛」憲法的誓辭,宣誓進入緬甸國會。昂山素姬及她多年來共同反對軍政府的戰友認為,他們宣誓進入建制可以做到的遠比單為維持原則而杯葛不加入建制為多。

昂山素姬宣誓「捍衛」一部她畢生反對,並為之而被軟禁了15年的軍政府獨裁憲法,但沒有人會懷疑她及她那42位盟友對民主、自由和反獨裁原則的堅定立場。因為,她從來便沒有為了議會的席位或其他個人的名利而放棄立場。

香港的政治人物特別是那些為討好選民而行為桀張、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政客怎樣了?他們有昂山素姬女士的胸襟嗎?

政治不單是公開、理性、尋求所有可能的辯論過程,政治也是理性與和平地解決爭論的妥協藝術。當然,在香港,激進的反對者永遠可以說,在缺乏真正民主的制度中,反對者沒有妥協的餘地。

但看看與獨裁政權鬥爭了大半生的昂山素姬女士,她大半生堅持不屈,然而正正是在缺乏真正民主的制度中,只要是對人民有利的,她會毫不猶豫地妥協。

在香港那些近幾年來如刁民般每天在吵吵鬧鬧,令香港內秏不已的政客、媒體評論員,你們有這樣的胸襟嗎?

十多歲的學生

不明所以地隨便辱罵官員「無恥」

任何本來中性可辯論的議題到了你們口邊,很快便被煽情口號式的標籤了,哪裏還有理性的、說理的討論的空間?任何本來中性可辯論的議題到了你們口邊,持與你們不同意見的人,是政府官員也好、別的政黨的人也好,甚而是自己政黨的人如狄志遠先生般也好,只要是持不同意見的,都毫無例外地被你們以煽情的字眼辱罵。一個只有十多歲的學生在論壇中不明所以地隨便辱罵官員「無恥」,在場的成年人熱烈鼓掌鼓勵,媒體叫好。這究竟是對這學生怎麼樣的教育?這究竟是對看這新聞的千千萬萬學生灌輸怎麼樣的教育?

究竟是誰在洗誰的腦了?

◆後記

今年培苗行動的周年聚餐我沒有留畢全場,只匆匆選了5位甘肅省的學生贊助便走了。但我還記得去年的聚餐中一位獲安排從內地來參加聚餐的成績優異受助女學生說,當年因為家境貧困,9年免費教育完了後,雖然考進了高中父母也沒能力供她讀下去,她離家到了城裏打工,想這一輩子便這樣了。結果在工廠中接到學校來的電話告訴她培苗行動給她的幫助,使她重回校園完成高中,最終考進了大學。

已是9月開課的時間了,那400多位還在等待贊助的成績優異貧困農村初中畢業學生,他們當中最終會有多少人的人生下一站將會是城裏的工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8-9-2012 15:53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hk.news.yahoo.com/陳莊勤-究竟是誰在洗誰的腦了-211643411.html

明報專訊】8月下旬時一次中午飯時間,在路上遇上培苗行動的負責人曹讓律師。他說培苗行動對國內廣西、青海和甘肅偏遠貧困地區高中生學費宿費資助計劃,今年在找贊助人的工作上,遇上了很大的困難。在今年新擬資助的1000名升高一的家境特困優異生中,在我遇見他時離開學還不夠10天,卻仍有419位學生還沒有找到贊助人。

每年8月初,香港培苗行動均會有一個周年聚餐活動,將擬受助學生名單由出席的贊助人挑選。去年的周年聚餐還沒有完時所有的學生已獲贊助人挑選了。曹讓律師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近期香港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被指為洗腦國民教育的原因,很明顯今年出席培苗周年晚宴的贊助人態度比去年冷淡,沒有如去年般熱情與內地來的學生代表熱烈交流。彷彿他們在感覺他們贊助的便是這些在內地接受洗腦教育的貧困學生,而感到不安。

一開始便被標籤

從德育及國民教育一開始便被標籤為「洗腦國民教育」這事,可以看出人們對某一些事情的Perception,影響到人們在其他方面的看法和行為。

特區政府為了拆解這一股由家長、學生及媒體發起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浪潮,成立了一個由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女士領導的「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並邀請反對設立德育及國及教育科的團體加入。但包括學民思潮及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內的主要反對團體均拒絕加入,並以要求政府撤科作為與政府開展討論的前提條件。

務求對手不「跪低」不罷休

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這事上政府與反對者的對峙,又是另一項近年來群眾運動務必去盡、務求對手不「跪低」不罷休的另一個例子。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近年來社會議題上不同意見和看法已毫無例外地第一時間通過媒體的推波助瀾被激化為非要對方「跪低」不可的矛盾。

如果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爭論來看,源於課程某些教材中出現極大問題,但帶頭反對成科的一位家長代表在一個多月前最早階段時竟然公開說過沒有看過30多頁的資料,卻第一時間把問題上綱上線,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標籤為「洗腦國民教育」。然後通過為了選票的政客,嘩眾取寵的媒體十次、百次千次的複述,「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便變成了「洗腦國民教育」科了。過程中,我想問:有多少人真正認真地認識整件事件的來龍去脈?有多少根本沒有真正的看了足夠的材料便跳出來叫反「洗腦國民教育」的?

過去一個多月,媒體一面倒的報道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觀點,與這些反對者不同的另類意見,一說出來便被圍攻。媒體報道中,除了被圍攻的新聞外,有哪一個媒體曾認真的報道另類意見?負責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官員除了被毫無道理地被個別媒體濫用「無恥」等人身攻擊的字眼指斥外,他們希望說的道理沒有機會被完整地被報道。我不知道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否是洗腦科,我看到的只是媒體一面倒說它是洗腦科並以最極端煽情人身攻擊的言詞指斥。我看不到客觀地報道另一方的觀點。除了要為對話設置前提,除了說要罷課,我看不到理性的辯論。而更恐怖的是,任何提出與這些反對者不同觀點的人,都會被圍攻、指摘、人身攻擊和侮辱。舉個例說,就看看新聞看到的,九龍西一位立法會候選人在論壇中說了一句「郁啲就罷課,非常危險」便已經被那些標榜捍衛言論自由的所謂民主黨派人士圍攻,甚而指斥九龍西這位立法會候選人「實屬無恥」。

是非顛倒如此,我們還有民智嗎?

別說這位候選人根本連完整平靜地說出觀點的機會也沒有,她說那句「郁啲就罷課,非常危險」是一般家長正常不過的憂慮,在那些標榜捍衛言論自由的所謂民主黨派人士心中竟然會是「實屬無恥」的言論而受不文明的圍攻不讓她再說。媒體也一面倒的只報道罵她「無恥」一方的觀點,是非顛倒如此,我們還有民智嗎?

這是怎麼樣的媒體文化?

香港還算是公民社會嗎?

我想問究竟誰被洗腦了?究竟是誰在洗誰的腦了?

公民社會的要素是理性討論。看看那些每天動輒罵官員「無恥」的政客和評論員,每天叫政府「跪低」的媒體,這是理性討論嗎?公民社會的要素是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可以與你理性辯論。但看看那些反對團體處處設置前提要求:你有別的代表在場我不與你討論,你說的我不愛聽我立刻離場,你不先撤科我不討論。簡單來說,就是不達他們自己設置的前提要求便拒絕討論,這是公民社會中的理性辯論嗎?

被緬甸獨裁軍政府軟禁了15年的緬甸民主運動領袖昂山素姬女士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在今年4月的國會補選的45席中贏了43席。為了進入緬甸國會下議院成為議員,就職議員誓辭規定議員必須宣誓「捍衛」緬甸憲法。但昂山素姬及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反對的便是這部保證在國會664席中給予軍政府25%議席和主導軍政府組成權力的憲法,她被軟禁了15年便是因為反對這樣的一部憲法,她和她的42位戰友如何可以宣誓「捍衛」這樣的一部憲法?

昂山素姬的例子

然而,在2012年5月12日昂山素姬及其他42位當選的反對派候任議員,按規定「捍衛」憲法的誓辭,宣誓進入緬甸國會。昂山素姬及她多年來共同反對軍政府的戰友認為,他們宣誓進入建制可以做到的遠比單為維持原則而杯葛不加入建制為多。

昂山素姬宣誓「捍衛」一部她畢生反對,並為之而被軟禁了15年的軍政府獨裁憲法,但沒有人會懷疑她及她那42位盟友對民主、自由和反獨裁原則的堅定立場。因為,她從來便沒有為了議會的席位或其他個人的名利而放棄立場。

香港的政治人物特別是那些為討好選民而行為桀張、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政客怎樣了?他們有昂山素姬女士的胸襟嗎?

政治不單是公開、理性、尋求所有可能的辯論過程,政治也是理性與和平地解決爭論的妥協藝術。當然,在香港,激進的反對者永遠可以說,在缺乏真正民主的制度中,反對者沒有妥協的餘地。

但看看與獨裁政權鬥爭了大半生的昂山素姬女士,她大半生堅持不屈,然而正正是在缺乏真正民主的制度中,只要是對人民有利的,她會毫不猶豫地妥協。

在香港那些近幾年來如刁民般每天在吵吵鬧鬧,令香港內秏不已的政客、媒體評論員,你們有這樣的胸襟嗎?

十多歲的學生

不明所以地隨便辱罵官員「無恥」

任何本來中性可辯論的議題到了你們口邊,很快便被煽情口號式的標籤了,哪裏還有理性的、說理的討論的空間?任何本來中性可辯論的議題到了你們口邊,持與你們不同意見的人,是政府官員也好、別的政黨的人也好,甚而是自己政黨的人如狄志遠先生般也好,只要是持不同意見的,都毫無例外地被你們以煽情的字眼辱罵。一個只有十多歲的學生在論壇中不明所以地隨便辱罵官員「無恥」,在場的成年人熱烈鼓掌鼓勵,媒體叫好。這究竟是對這學生怎麼樣的教育?這究竟是對看這新聞的千千萬萬學生灌輸怎麼樣的教育?

究竟是誰在洗誰的腦了?

◆後記

今年培苗行動的周年聚餐我沒有留畢全場,只匆匆選了5位甘肅省的學生贊助便走了。但我還記得去年的聚餐中一位獲安排從內地來參加聚餐的成績優異受助女學生說,當年因為家境貧困,9年免費教育完了後,雖然考進了高中父母也沒能力供她讀下去,她離家到了城裏打工,想這一輩子便這樣了。結果在工廠中接到學校來的電話告訴她培苗行動給她的幫助,使她重回校園完成高中,最終考進了大學。

已是9月開課的時間了,那400多位還在等待贊助的成績優異貧困農村初中畢業學生,他們當中最終會有多少人的人生下一站將會是城裏的工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新會員登記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網站地圖|聯絡我們|Unite Thai Amulet Forum (HK)    

GMT+8, 10-12-2016 17:08 , Processed in 0.09068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 正體中文: [數碼中文坊]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